最新公告
本部落格最近大幅度整修,即日起將密集po文。請到名片頁訂閱,即可篇篇收到。謝謝!

目前分類:夢的世界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如果說REM睡眠期的出現,是代表一個人在作夢,那麼還不會說話的嬰兒也會作夢,因為他們不只有REM睡眠期,而且比例比成人要多出甚多。

 

  腦波檢查顯示,新生兒在出生的頭幾個禮拜,REM睡眠期的量約佔所有睡眠的五五—八○%;嬰兒階段(一歲以內),REM睡眠期雖急速縮短,但仍佔睡眠的三○%。到五歲左右,才接近成人的比例,即約佔所有睡眠時間的二○%。

 

  到了中年以後,REM睡眠的時間就開始越來越少,它應驗了一句俗諺:「年輕人生活在夢中,老年人則生活在無夢的回憶中」,REM睡眠的量確實與一個人的年紀成反比。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我們一生至少作十萬個夢,但絕大多數的夢卻都只是「雪上偶然留泥爪,鴻飛那復計東西」——被我們忘得一乾二淨。我們之所以忘掉絕大多數的夢,主要是「時間」因素。

 

  睡眠研究室的實驗顯示,在REM睡眠期剛結束時叫醒睡者,大多數人都能「回想」起剛剛所作的夢,但如果在REM睡眠期結束後十分鐘才叫醒他們,則絕大多數的人都已「忘記」他們所作的夢。在自然的情況下,我們所記得的通常是早晨醒來前所作的夢、或在半夜驚醒前所作的夢(它們通常具有相當的「情緒負荷」,所以使我們從夢中醒來)。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少數人說他們很少作夢,甚至從不作夢。在古書裡,也有清心寡欲、人格完美的「至人」就不會作夢的說法。譬如《列子.周穆王篇》:「古之真人,其覺自忘,其寢不夢」。

 

  但這可能是一種「想當然爾」的理想狀況。科學家曾將一群自稱「一個月作夢少於一次」的人帶進睡眠實驗室,在他們的腦波圖出現REM睡眠期時,將他們叫醒,結果有五四%的人報告說他們「正在作夢」。可見他們不是「少夢」或「無夢」,而是以「想不起來」居多。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來自夢實驗室的報告

 

  夢的意義雖是個哲學問題,而非科學問題,但就像要解答真實人生的諸般問題,我們常需仰賴科學提供很多重要的背景資料般,科學對「另一種人生」的解釋,也有同樣的助益。

 

  人類從事夢的解析已有三千多年的歷史,但對夢做科學觀察則只有半個多世紀的時間,以前的釋夢者雖然能舌燦蓮花,但若問他們某些基本的問題,譬如「一個人到底花多少時間來作夢?」他們的舌頭可能就會打結。這不是他們不想或不願回答,而是「不能」,因為他們缺乏對夢做科學觀察的適當工具。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將第十種也是最新的夢觀稱為「程式派」,這一派以專研「人工智能」的紐曼(T.Newman)及伊凡斯(C.Evans)為代表。

 

  人腦就像一部高度精密的資訊處理機,它和電腦有很多類似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基本的不同。資訊處理機的靈魂是程式(program),電腦的程式是由人輸入的,而人腦的基本程式是蛋白質分子根據DNA(遺傳因子)的指令謄寫在腦紋上的,但隨著資訊的累積及變化,為了應付一些新的情況,都需要修改、增刪舊有的程式。

 

  電腦要修改程式,還是由人操作,先暫時中斷電腦與外界的聯繫(off-line),然後叫出舊程式,由人做必要的修改、增刪。而人腦如何修改程式呢? 紐曼及伊凡斯認為,入睡後是人腦「自行修改」程式最適當的時機,因為此時它也與外界暫時中斷聯繫。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將第九種夢觀稱為「清掃派」,這一派以克利克(F.Click,他因發現DNA的分子結構而獲得諾貝爾獎,後來改行闖進腦神經生理學的領域)為代表,可以說是前述幻覺派的引申。

 

  網狀結構在睡眠中引起上層神經細胞的放電多少是盲目的,克利克進一步指出,這種神經細胞的興奮乃是在清掃神經通道時,對「廢物資訊」的反學習,它就好像忙碌的醫院在下班後,清潔工開始出來清掃走廊一般。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八種夢觀稱為「幻覺派」,此派認為夢是虛幻的,雖是古已有之的看法,但這裡所說的幻覺,指的是醫學定義裡的「幻覺」(hallucination),也就是腦細胞在特殊情況下自行滋生的影像(幻視)和聲音(幻聽)。

 

  「知覺剝奪」是產生幻覺的一個常見因素,譬如在冰天雪地裡的探險家或在外太空的太空人,當外在訊息刺激微弱到跡近於零時,他們即會「看到」某些影像,「聽到」某些聲音,這是閒不得的腦細胞自行滋生的幻覺。睡眠是一種類似「知覺剝奪」的情境,而夢就是知覺剝奪下的產物。

 

  位於腦幹(brain stem)中的網狀結構(reticular formation),好像我們「意識的開關」,當我們想睡時,它即「關掉」某些「頻道」,不再去注意傳抵此間的各種內外在刺激,而使人進入睡眠狀態中(但有些還是會「突圍而入」,成了前述的「刺激派」)。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七種夢觀可稱為「刺激派」,此派認為夢是因為一個人在入睡後,受周遭環境或身體內部器官變化的刺激而產生的,也是一種非常古老的看法。

 

  譬如在晉朝張華所撰的《博物誌》裡即曾經提到:「人藉帶眠者則夢蛇」,入睡後壓到長條形的帶子就會夢見蛇,這可以說是「外在刺激」引起夢境的範例。亞里斯多德也很早就說過「滑入食道的小滴痰」,會使一個人夢見「正在享受蜂蜜或其他甜食」,這可以說是「內在刺激」引起夢境的代表。

 

  在中醫的典籍裡,更以體內陰陽五行之氣來解釋夢境,譬如《素問》一書裡說:「陰盛則夢涉大水恐懼,陽盛則夢大火燴灼,陰陽俱勝則夢相殺毀傷......肝氣盛則夢怒,肺氣勝則夢哭」。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將第六種夢觀稱為「洞識派」,它以榮格的分析心理學為代表。榮格亦認為夢是潛意識心靈的顯影,但他認為人除了有來自個人經驗的「個體潛意識」外,還有「集體潛意識」。

 

  「集體潛意識」可以說是來自祖先的共同「精神遺產」或「種族記憶」,它出現在古老的神話中,也再顯於今人的夜夢裡,所以他說:「神話是民族的大夢,而夢則是個人的神話」,這些神話般的夢,經常與日常生活經驗無關,它的目的也不是要滿足卑污的願望,而是要對我們在現實生活裡所面對的難題帶來啟示,或提醒被我們所忽視的一些重要問題。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五種夢觀叫做「情結派」,這一派以佛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學說為代表。佛氏認為,夢不只是白天經驗及思維的「重組再現」而已,它另有目的,主要是為了滿足我們的願望。

 

  有些夢,譬如唐人傳奇小說《枕中記》裡落拓的盧生夢見自己平步青雲,飢腸轆轆的南極探險隊員夢見滿桌的山珍海味,都明顯具有「願望達成」的色彩,但其他更多看似乎平淡無奇或雜亂無章的夢,若加以分析,則可看出它們其實也都是經過「改裝」的願望達成之夢。

  佛洛伊德以「潛意識」的理論來解釋夢,他認為夢是潛意識心靈的演出,而潛意識所遵循的是非理性的「原本思考法則」,這種思考特色構成了夢境的光怪陸離,同時也隱藏了作夢者真正的意圖,但若瞭解潛意識運作的機轉,將之「解碼」,即可找出夢的「隱意」或「夢思」,而這些「夢思」通常是作夢者在現實生活中難以實現的願望,或為道德意識所不容許的慾望。這些願望或慾望又與當事者在個人成長過程中所累積的「情結」(complex)有關。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四種夢觀稱為「日思派」,也藉是大家所熟知的「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這一派認為,夜間的夢境主要是白日經驗想法的延續,因為夢中的思維不像白日那樣有條理、縝密,所以顯得較荒唐離奇,但從晚上的夢境大概可以推想當事者白天的思想生活,譬如孔子會夢見周公,而莊子會夢見蝴蝶,乃是因為他們不同的思維特色使然。多心、多欲、多擾的人多夢,而一個人格完整、心如止水、靜觀自得的人則很少作夢,甚至不會作夢(至人無夢)。

 

  中國人也很早就有這種觀念,譬如《列子》一書上即說:「神遇為夢,形接為事,故晝想夜夢,神形所遇;故神凝者想夢自消。」明朝的唐順之還特別提出類似於精神分析「自由聯想」的觀念,在《荊川集》裡,他說:「因羊而念馬,因馬而念車,因車而念蓋,故有因牧羊而夢鼓吹曲蓋者矣,是雖非今日之想,實因於前日之想。」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種夢觀稱為「超感派」,它可以說是取「魂遊派」與「天啟派」而代之的現代流派。

 

  很多古籍記載及現代報告都指出,有不少人在夢中「目睹」了親人的危難、遠方的景物、即將發生的事情等,結果噩夢或美夢居然成真,栩栩如生的夢境和後來的現實景況幾乎如出一轍。此派認為這種現象並非靈魂的經驗或神明的啟示,而是來自神秘的「超感官知覺力」(ESP)。

 

  ESP包括心電感應、超視、預知三大領域,是一個廣遨,雖然混沌不明但卻預含許諾、有待開發的「科學處女地」,而夢被認為是呈現這些神秘能力的最佳時刻。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種夢觀叫做「天啟派」:認為夢是「天」——包括神、鬼等超自然力量帶給人們的訊息,它亦是非常一種古老的夢觀。

 

  它跟前述的「魂遊派」有相當大的交集,尼采即說:「夢,也可能是神明信仰的起源」。古埃及人對夢的看法,可視為此派的代表,他們認為神在夢中扮演三種角色:1. 要作夢者在夢中懺悔贖罪,2.向作夢者對即將來臨的危險提出警告,3.解答作夢者所提出的問題。

 

  因為「天啟」常是隱晦難解的,因此,「占夢」成了一件重要的專業工作,而「天」又喜歡和尊貴的人打交道,所以國君、大將的夢就顯得特別有「意義」。法老王的朝中即設有專門為他解夢的先知,猶太先知約瑟夫對法老王「七隻牛」之夢的解釋(詳見第三章),在歷史上就是一個很有名的例子。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於人為什麼會作夢,夢又代表什麼含義?古今中外的說法雖多,但據我的理解,不外十大派別。最淵遠流長的可稱為「魂遊派」:

 

  很多民族都認為,作夢乃是「靈魂的出遊」,這也可以說是最古老的夢觀。 遠古人類在還未具有任何「自我意識」之前,即已開始作夢(甚至在還沒有進化為「人」以前,就有作夢的現象)。當第一個人類「意識」到他在入睡後所作的夢時,他驚奇地發現,在夢中他居然能和已經死去或不在身邊的人見面,這些夢使他相信,人除了肉體生活外,還有靈魂生活,出現在夢中的乃是那些人以及自己的「靈魂」。

 

  哲學家尼采因此說:「夢是所有靈魂信仰的起源」。 在我國的古典詩詞裡,「魂夢」、「夢魂」經常聯用,而在古典小說的繪圖裡,也以靈魂從入睡者的頭頂冒出來表示在作夢,這些可以說都是此一古老觀念的遺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dream.jpg  

 

  「風雨蕭蕭已送愁,不堪懷抱更離憂;故人只在千岩裡,桂樹無端一夜秋。把袖追歡勞夢寐,舉杯相屬暫綢繆;覺來卻是天涯客,簷聲潺潺瀉未休。」

  

  這首〈夢山中故人〉的七律,充滿了迷離的景緻與感傷的情調,它的作者不是別人,乃是南宋的大儒朱熹。在這首詩裡,我們似乎看到了迥異於《朱子集註》裡的朱熹,也許是乍從夢中醒來,內心深處騷動的情感未息,而使我們得以從自然流露的字裡行間,瞥見了另一個朱熹。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