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本部落格最近大幅度整修,即日起將密集po文。請到名片頁訂閱,即可篇篇收到。謝謝!

目前分類:如是我思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在任內醜聞不斷,不僅和柳文斯基在白宮內撚三弄四,還有白水案等問題,私德頗受質疑。但大家最感興趣和好奇的還是他的性緋聞,為什麼滿口仁義道德的堂堂美國總統會在民主社會的最高殿堂裡,光天化日之下,和小女生「狗皮倒灶」呢?

 

  有人因而揣摩柯林頓的內心世界,說他的壓力太大(總統不是人幹的),必須靠性來排解;有的則引用季辛吉的名言「權力是最好的春藥」,權力越大的人就越性致勃勃,對異性也越具吸引力,而又有幾個人能抵擋得了誘惑?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九六五年,諾貝爾化學獎得主主皮魯茲(M. Perutz)曾經幻想,在未來大學的期末考裡,可能出現如下的考題:

 

  題目一:「在  Rex V. Jones 殺人案(英國史上的知名案件)的審判中,辯護律師提出被告在童年時有過戀母情結,希望以此獲得減刑的機會。請你敘述如何在分子層面分離並確認被告有此情結?」

 

  題目二:「請對下面諸小說人物:a哈姆雷特,b米提亞‧卡拉馬助夫提出分子層面的治療方法。」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所有的宗教中,佛教對世人是最具有慈悲心的,眾生平等即是。但對世事則是最傾向空幻觀的,鏡花水月屬之。

 

  這樣的心意和觀點,有很深的感性根源,目睹人間的生老病死、滄海桑田,孰能無感?有感而發,發而感人,自然就成為被奉持的哲理了。但對一個經常受到理性監督的心靈來說,難免要問:慈悲與空幻到底有什麼關係呢?一個人如何從空幻觀裡產生慈悲心呢?

 

  說來有點突兀,觸發我對這類問題產生興趣的竟然是行為主義。一談到行為主義,大家最先想到的是制約與訓練、獎勵與懲罰、《一九八四》、實驗室裡的狗和鴿子等行為操控技術,沈悶、繁瑣、無趣,而且有點……「泯滅人性」。除了相關從業人員外,多數人對行為主義可說是望望然而去之。其實,我以前也一直這樣認為。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若人性中有「無盡的愛」,則必然也有「難消之恨」,因為它們乃是一體的兩面。

 

  英國小說家勞倫斯有句名言說:「做一隻好動物。」這句話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解釋和褒貶,主要視觀者對「動物」一詞的感覺如何、看法如何。勞倫斯說這句話,也許是有感於當時英國上層社會過度虛矯的作風,以及工業化對人類與自然的戕害,而宣揚「肉的哲學」,主張「性比機器可愛」,從個人的際遇裡迸發出「可恨的煤」「可恨的鋼」這種指控,而要大家駐足傾聽那來自「血中的呼喚」。

 

  「做一隻好動物」這句話有比「官能享受」更深刻的含義,但卻常被認為是在恬不知恥地展示「獸性」。衛道人士認為,人不僅是「最高級的動物」,而且還是「最高尚的動物」,因為人具有動物所沒有的「人性」。當我們說一個人「形同野獸」「畜牲」「逞其獸性」時,顯然都代表著貶損和指責,「人性」和「獸性」就像「好」與「壞」一樣是一種對比,人性是好的,獸性是壞的,人只可能淪落成一隻「壞動物」,而不可能做一隻「好」動物。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最近,我到路口雜貨店買東西時,常看到雜貨店老板和一個附近的搬運工人在下象棋,有時我會駐足觀戰。我自信象棋下得還可以,學生時代還曾代表班上參加醫學院的十大競賽。但我看他們兩人你來我往,車飛炮跳,出將入相,思維快速而縝密,我覺得若要我分別和他們來個幾盤,恐怕均非其敵手。

 

  最近有人倡議以中國的民俗遊藝如七巧板等來測驗國人的智力,我認為不妨也將象棋列入考慮,因為象棋可以同時反映一個人的「聚合性思考」與「分歧性思考」能力。一般人認為只有用紙和筆回答問卷的「智力測驗」才能測出「智力」,這是盲信權威、食古不化,只反映出他本身的「智力」有問題。正統的智力測驗只是最偷懶、最粗糙的方法,但絕非最好的方法。我自信以正統的智力測驗來測智商時,那位雜貨店老闆和那位搬運工人遠非我的敵手,但這可能只表示我熟習於那種測驗方式,充分發揮了那方面的「智力潛能」而已。同樣的,雜貨店老板和搬運工人則充分發揮了他們在象棋方面的「智力潛能」。

 

  常有人說,一個人的智力有百分之多少是來自遺傳,但不管是多少,能遺傳的只是智力的潛能,而非智力的表現。我的母親不識字,沒受過任何教育,我覺得任何「智力測驗」對她而言都是不公平的;即使她回答不出專家的問題,但這能表示什麼呢?頂多只表示她過去沒有依專家所預期的方式去「呼喚」出她的「潛能」而已。兩袖清風的讀書人讀史,看到過去的皇帝荒淫無道,常掩卷太息,覺得罪不可恕。其實,每個人也都有「惡」的潛能,只是讀書人的兩袖清風「呼喚」不出他這方面的潛能而已,如果讓他坐上寶座,可能比那位皇帝更荒淫無道呢?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女兒帶回一則笑話:一個歷史系的研究生和一個醫學系的學生在台大語言中心同修某外語,一日課間閒談,歷史系研究生說:「我最近忙死了!」醫學系學生問他在忙什麼?「忙著趕一篇傅柯的報告。」「什麼?婦科?你也在研究婦科?」醫學系學生聽了大驚。搞了半天,歷史系研究生才弄清楚醫學系學生所想的「婦科」根本不是他所說的那個「傅柯」。

 

  據說這是真實發生的事,但卻渾然天成,堪稱笑話裡的難得佳構。它的「笑果」乃是來自玩弄語文和觀念所帶來的「思想短路」,經由語音的相同,將「傅柯」和「婦科」這兩個南轅北轍的意涵湊合在一起,就好像一個捉狹的牧師為一對令人皺眉的男女舉行婚禮般,婚禮還沒結束,傅柯忽然就被卸妝,送上了婦科的內診台,怎不讓人莞爾失笑?

 

  但如果我們就此一笑而過,則未免太暴殄天物了。笑話裡的醫學系學生若改成電機系學生,「笑果」即會大打折扣,這不僅因為電機系和婦科搭不上線,更將因此而使我們錯失了高明笑話的神髓──「觀念經濟學」。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帆風順與一波三折

 

  我聽我太太說,當初她考上北一女時,學校為她們做了一次測驗(大概是智力或性向一類的測驗),然後她被分到某班。讀了一段時間後,才知道她們這一班將來是要考文組的。後來她考上台大中文系,畢業後也一直在從事文化事業工作。

 

  我的遭遇則不太一樣,當年我所就讀的台中一中,是個相當放任自由的學校,沒有能力分班,也沒有性向分組,高二時「隨你的便」,把「想」讀文組的學生編成幾班,高三時,又「隨你的便」,把「想」讀丙組的人再編成幾班。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這個社會裡,每個人的內心都承負著窩囊的污點,猥瑣的罪。

 

  我以前想寫一篇小說,可惜只有個開頭。開頭是這樣的:

 

  一個三、四十歲的男人有一天下班回家,打開公寓的信箱,發現一封未署名的信,信裡只有四個字:「事發速逃」。這四個字像一塊鉛悶悶地投入他的心湖;不,應該說像一個快速抽水機,一下子抽乾了他心湖裡的活水,露出湖底的污泥與垃圾。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