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本部落格最近大幅度整修,即日起將密集po文。請到名片頁訂閱,即可篇篇收到。謝謝!

目前分類:文學隨想錄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隻老虎脫下虎皮,變成一位美婦人,一個男人取走虎皮,美婦人無法變回老虎,結果成了男人的妻子……。

 

  在《堅瓠廣集》裡讀完這樣的一則故事後,伸伸懶腰,從書桌上站起來。回到現實世界的我,心裡浮現的念頭是:我是否要將它納入我的「妖精俱樂部」呢?

 

  因為長期和筆記小說裡的妖精打交道,深夜照鏡子,覺得自己的臉竟已有些變形,平添了幾分妖氣,一種迷離的妖氣。但讓我苦惱的不是自己的妖氣,而是我究竟要如何處理筆記小說裡的那些妖精、甚至要如何來定義「妖精」。妖精的故事都涉及變形,但會變形的並不見得是妖精,像這位老虎/美婦人,算不算妖精呢?更重要的,我要如何賦予這些古老的故事以現代意義呢?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美國知名導演兼演員伍迪艾倫多才多藝,他寫過一篇充滿奇想的黑色喜劇小說〈庫格馬斯「插」曲〉覺得生活沈悶無趣的庫格馬斯放棄心理分析師的治療,轉而接受魔術師的治療。治療方法正是大家求之不得的,只要你帶著一本小說進入一個「中國魔術箱」裡,魔術師施展魔法,你就能進入那本(篇)小說的時空中,和自己嚮往已久的小說女主角談戀愛。

 

  渴望法國女人的庫格馬斯選了《包法利夫人》這本小說,結果美夢成真,他一下子就出現在包法利夫人的臥室裡,天雷勾動地火,兩人一拍即合。包法利夫人對這位來自二十世紀的紐約男子極為著迷,也很想到紐約來見識一番,而這個願望在魔術師再度施展魔法後也得以實現。只是後來要將她送回小說中時,出了一些問題……。

 

  有趣的是,當庫格馬斯進入小說包法利夫人的世界,和她打得火熱時,各地閱讀《包法利夫人》這本小說的讀者,都發現小說第一百頁的地方,多了一個正在親吻包法利夫人的禿頭猶太佬新角色。而當庫格馬斯帶包法利夫人到紐約溜達時,小說裡的包法利夫人也忽然失去了蹤影。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資治.gif  

 

  近年來,不僅像《四庫全書》等大部頭古籍,連《金庸武俠小說全集》等也紛紛電子書化,電子書的體積小,而且有方便的搜尋引擎,可以大幅減少貯放空間和東翻西找的時間,對讀者實是莫大的福音。

 

  想起幾年前,我為撰寫《漢民族幽闇心靈》系列找資料,經常到圖書館讀《筆記小說大觀》,該套叢書有四百多冊,每冊都在五百頁以上,內容極為蕪雜,我只能這裡翻翻,那裡看看,一天下來,找到的合適故事也許只有幾則,費時甚多,而收穫甚微。真希望有人也能將《筆記小說大觀》電子書化,我一定第一個購買。這似乎是遲早的問題,只恨自己早生了幾十年。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kongfu.jpg  

 

  中西古典色情小說之差異,除了我在上文所說文體外,更重要的當然是文本。雖然小說裡盡是色男欲女幹那檔事的描述,有很會叫的,有不太叫的,但中西主要的差別並不在於「怎麼叫」或「叫多少」,而是「如何讓她(他)叫」。

 

  在這方面,西方的描述偏向於「天縱雄偉」,也就是當事人的配備「先天條件好」;但在中國,卻多半歸功於「後天的培養與鍛鍊」。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onfession.jpg  

  我以前在分析中國和西方色情小說之異同時,曾指出二十世紀前之中國色情小說,很少第一人稱的性自白文體。就筆者閱讀所及,似乎只有《癡婆子傳》屬之,但它卻是十七世紀以降,西方色情小說的主流,譬如《我的秘密生活》、《一個快樂女人的回憶》、《一個單身漢的自述》、《一個放蕩女人的懺悔》、《約瑟芬回憶錄》等。

 

  我這樣說,當然不是什麼創見,只是在延伸法國思想家傅柯的一個論點而已。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武俠小說和色情小說雖然擁有眾多的讀者,但向來被視為「周邊文學」,難登大雅之堂。其實,這兩類小說並非只是供人消遣而已,除了前文所說能讓我們溫習中國人的「身體概念」外,它們還另有深意焉。

 

  武俠小說當然是虛構的,但金庸的虛構跟古龍的虛構顯然有所不同,就時、地、人、事這幾個元素來考察,古龍無疑是相當「虛」的,譬如他的《武林外史》、《絕代雙驕》等,跟我們所熟知的現實少有關連;而金庸雖然也是「虛」,但《書劍恩仇錄》、《倚天屠龍記》裡的乾隆、朱元璋、紅花會、明教等,卻都是現實裡存在的,只是發生的「事」,跟我們所熟知的不太一樣而已。

 

  其實,虛構的重點不在「虛」,而在「構」。古龍可以完全脫離現實,去建構一個他心目中的理想世界;而金庸雖然假借現實,但還是在建構另一個世界。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金庸的武俠小說為全球華人製造了一種奇特的文化記憶。郭靖、黃蓉、令狐沖、任我行、韋小寶、岳不群、張無忌、喬峰等,都成了讓我們溫習華人心靈某些基礎結構的「原型性」人物;而倚天屠龍、華山論劍、葵花寶典、乾坤大挪移等,更是在強化華人才能深刻體會的某些文化符碼。

 

  緣於這樣的「記憶」,而使一個人來到蘇州的六和塔下,很自然地想起陳家洛和乾隆在塔上的飯局,還有紅花會和清軍在塔裡的廝殺;走進雲貴苗疆,苗族公主任盈盈、擅長放蠱的藍鳳凰、東方不敗和令狐沖等很自然地浮現腦海;上了終南山,也不禁想要折入密林,去探訪小龍女和楊過朝夕相處的「活死人墓」。

 

  「活死人墓」,就跟金庸的其他語彙般,具有讓人過目難忘的魅力。根據金庸的「說法」,一代人傑王重陽,在抗金失利後,憤而出家,自稱「活死人」,在終南山擴建了一座古墓,住在裡面,不肯出墓門一步,意思是「雖生猶死,不願與金賊共居於青天之下」。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初識普魯斯特,是在一本討論記憶的專書裡。

 

 proust1.jpg 普魯斯特

   它提到普魯斯特《追憶似水年華》裡的一段文字,大意是說當主角吃了母親給他的蛋糕和茶,溫熱的茶和蛋糕屑混和,觸及他的上顎時,他童年時代在貢布雷的生活經驗又都浮現於腦海中。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些一板一眼的人認為讀小說純屬消遣,沒什麼用處,所以在三十歲以後就很少再看什麼小說。其實,讀小說常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收穫,甚至可以為某些科學謎團提供「水平思考」,讓人曲徑通幽,發現新視野,找到意想不到的答案。譬如有一天,我就用米蘭‧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來破解不明飛行物(幽浮)。

 

  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裡,當弗蘭茨邀薩賓娜到巴勒莫一遊時,薩賓娜說了一個故事:二十世紀初年,一個老詩人和他的抄寫員在外頭散步,抄寫員抬頭望天,忽然興奮地說:「先生,看,天上有什麼!那是飛過這座城市的第一架飛機。」但老詩人卻連眼皮都沒有抬,低頭說:「我對它自有想像!

 

  薩賓娜的意思是她對巴勒莫亦「自有想像」,所以不必去也不想去。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小說家做朋友是一項危險的賭注,因為一不小心,你就會被寫進他的小說裡,成了一號人物。小說家維琴尼亞‧吳爾芙曾在日記裡說,每當她遇到一個朋友時,就想「我要如何把她寫進我的小說裡」,雖然她對此一念頭深感「慚愧」,但卻積習難改,照寫不誤。也難怪很多讀者在曉得小說「寫些什麼」後,會轉而對「它在寫誰」產生好奇。

 

  年少時代看了勞倫斯的《查泰萊夫人的情人》後,就一直有一個隱密的渴望,不是想知道查泰萊及其夫人說的到底是誰?而是期待能看到另一本小說──《勞倫斯夫人的情人》。勞倫斯把查泰萊夫人的愛欲糾葛寫得這麼鞭辟入裡,不禁讓人對勞倫斯和他夫人的愛欲生活產生窺視的覬覦。既然你把別人寫得活靈活現,別人當然也可以寫你,而最理想的作者當然莫過於被他「寫進小說」裡的那個可憐的「查泰萊」了,禮尚往來,相互解構,亦屬文壇佳話,讀者之福。

 

  後來看了《兒子與情人》,曉得勞倫斯在這本小說裡,原來是在寫他自己和母親的關係。當時心裡就有點懷疑《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是否也跟他自己的生活有關?那他會是「查泰萊」呢?還是「夫人的情人」──也就是那個獵人?又後來讀了勞倫斯生活的一些資料,才曉得勞倫斯在撰寫《查泰萊夫人的情人》前後,已經像小說中的查泰萊一樣「不能人道」,而且他的夫人芙麗黛曾數度外遇,有一次吵架後,更游泳到河對岸和一名樵夫做愛,回來後還對勞倫斯張揚。照這樣看來,查泰萊夫人的情人倒有幾分像是勞倫斯夫人的情人,而勞倫斯就是查泰萊了。原來勞倫斯還是在寫自己,這需要有何等的勇氣和包容!看來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