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本部落格最近大幅度整修,即日起將密集po文。請到名片頁訂閱,即可篇篇收到。謝謝!

目前分類:心跡路痕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G_9324-870x418  

  一九六八年秋天,我剛進臺大不久,買了一本《羅素回憶集》,讀到他對劍橋大學的回憶:「除去一點瘋狂和懶散,劍橋真是個好地方,在那兒心靈可以獲得獨立,永不受阻撓。」而他周遭的師長與同學多為才華洋溢的精英份子:「能與他們生存在同一時代,而且有機會同躋一堂,真使我高興。」我看了心有戚戚焉,因為那彷彿就是當年「初生之犢」的我對台大的感覺。

 

  一兩年後,再讀陳之藩的《劍河倒影》,看到一個華人學者眼中的劍橋和他心中的感嘆,拿來和日漸熟悉的台大稍作對照,覺得劍橋似乎成了西天的一朵美麗雲彩,雖然讓人心嚮往之,卻已是可望而不可及。

 

  想不到四十多年後,就在今年五月,我竟然和妻子來到了劍橋大學。當時,女兒在莫德霖學院(Magdalene College)已作了近兩年的博士後研究,我們趁她回美國任教前來探望她,順便一了當年的未償心願。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964d3b0a58122bc5bdfc07bd13bedd83.jpg

  夜,攤開我的生命密碼,在燈下展讀。

 

  它,並不難讀。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1」罩在我頭上,我在其下縮攏成一個單純而明確的「7」,我曾經是一個乾淨的有理分數——1/7,過著單純、閉鎖而有條理的生活。

 

  後來,罩在我頭上的那個「1」不知不覺消失了,或者說被我拿掉了,我遂攤開來,變成一串小數,先是0.14……,然後是0.142……;,再然後是0.14285……。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年看「越戰獵鹿人」時,即被影片中的「俄羅斯輪盤賭」所深深魅惑,並對要角之一──尼克寄予異樣的同情,原本在熱帶叢林裡被「俄羅斯輪盤賭」嚇得屁滾尿流的這位美國大兵,後來竟在西貢的地下賭場玩這種賭命遊戲供賭客下注,看他舉槍的姿勢已變得多麼優美而冷酷,只可惜命運之神還是在最後讓他扣下了致命的扳機。

 

  我曾經援引佛洛伊德的理論,分析過尼克的這種怪異行徑。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很多在殺戮戰場上受到震撼的士兵,在戰後仍經常作著重臨戰場的惡夢(這顯然跟佛氏所說「夢是願望的達成」有很大杆格),佛洛伊德認為認為,這些士兵之所以一再「重溫噩夢」,是企圖對摧毀自我的情境重新獲得掌控的能力。而尼克似乎也有這樣的心理機轉,不只在夢中,甚至在現實生活中,他已因一再的「重溫」而對曾經摧毀他自我的「俄羅斯輪盤賭」駕馭自如,不當一回事。

 

  雖然寫起來有模有樣,但總覺得有點心虛,未能盡抒心中塊壘。直到有一天,我和一位俄羅斯人安德瑞耶夫(L. Andreyev)重逢,才曉得那讓我感到魅惑與同情的真正原因。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01 [640x480].jpg

   屬於我的「那個台中一中」:四十多年前的校門

  

  遠方森林中有一棵樹,在這易於遺忘的夜晚,有誰知道此時,這棵樹究竟是站立還是倒下?是存在還是不再存在?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coffee.jpg 

 

  一如古代的煉金師,我以不同品牌的咖啡、糖的多寡、奶精的比例,調配出深淺不一的色澤、芳香與濃郁,浸染自己的生命,想讓它產生神秘的轉化。

 

  像一個拘謹的縱慾者,我每天都要喝三杯咖啡。雖然是難以割捨的口腹之慾,但其實更像生命一個華麗而感傷的隱喻。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