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種夢觀稱為「日思派」,也藉是大家所熟知的「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這一派認為,夜間的夢境主要是白日經驗想法的延續,因為夢中的思維不像白日那樣有條理、縝密,所以顯得較荒唐離奇,但從晚上的夢境大概可以推想當事者白天的思想生活,譬如孔子會夢見周公,而莊子會夢見蝴蝶,乃是因為他們不同的思維特色使然。多心、多欲、多擾的人多夢,而一個人格完整、心如止水、靜觀自得的人則很少作夢,甚至不會作夢(至人無夢)。

 

  中國人也很早就有這種觀念,譬如《列子》一書上即說:「神遇為夢,形接為事,故晝想夜夢,神形所遇;故神凝者想夢自消。」明朝的唐順之還特別提出類似於精神分析「自由聯想」的觀念,在《荊川集》裡,他說:「因羊而念馬,因馬而念車,因車而念蓋,故有因牧羊而夢鼓吹曲蓋者矣,是雖非今日之想,實因於前日之想。」

 

  夢不只是白天想法的延續而已,還經常在我們既有的「記憶思想庫」裡跳接,譬如你白天看到野薑花,晚上卻夢見小學同學,那是因為野薑花使你想起以前就讀國校附近的花草,而國校又使你想起了小學同學。 只要你認真去找,在多數的夢中,你都可以找到與近日經驗及想法有「直接」或「間接」關係的素材。「日思派」其實也是最被常人所接受的一種夢觀。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