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相當具體而又神奇的前世回憶。《尋找布萊娣‧墨菲》一出書,立刻攫取住美國社會大眾沉悶而空虛的心靈,它不只令人震驚,更令人興奮,對很多人來說,這本書等於回答了「死後是否還有生命」這個問題。

 

  如果這不是真的,那露絲為什麼在催眠狀態下會用愛爾蘭腔說話?為什麼會跳「早晨捷格舞」?又為什麼從未到過愛爾蘭的她,能將百年前貝伐斯特的一切描述得這麼具體?

 

  人不只有「今生」,還有無數「前世」 和「來生」的想法隨着這本書迅速蔓延開來,美國各地一下子出現了很多業餘的催眠團體和活動,不少人懷着期待而興奮的心情,想經由催眠去尋找自己的前世。

 

  另一方面,則有人認為它妖言惑眾,專家在報上向社會大眾解釋催眠是怎麼一回事———催眠狀態下的回憶有很多幻想的成分,譬如「布萊娣」在談到她的靈魂看到自己的葬禮時,說她是被「溝埋」 Ditched 的,這種草率的埋葬方式只在大瘟疫流行期間才採用,尋常狀態下的天主教徒或清教徒根本不可能如此。有人則說這些可能是露絲從她過去看過的以愛爾蘭為背景的小說或電影編織出來的「小說式幻想」。

 

  但將本書視為「當代福音書」或「生命啟示錄」的讀者,根本聽不進這些不同的聲音。

 

  最後,原來連載該書部分內容的《丹佛郵報》(Denver Post 決定打破沙鍋問到底,派遣記者巴克(W.J.Barker)到愛爾蘭做三個禮拜的實地查訪,隨後在報上發表了12頁的查訪報告。這份報告的重要內容如下:

 

  巴克雖然沒有在貝伐斯特找到布萊娣的戶籍資料(愛爾蘭在1866年才開始有國民的出生死亡記錄),但卻在1865年的「貝伐斯特工商名錄」裡找到露絲所提到的兩個雜貨商的名字。而她所說的一種兩便士硬幣,也是當時流通的一種貨幣(在她出生前不久鑄造發行,而在她死前12年才停止使用)。

 

  露絲說她誕生於「芳草地」 的農莊裡,一張1801年版的貝伐斯特地圖顯示有一個地方就叫做「馬岱克芳草地」 Mardike Meadows)。而她提到「布萊娣」 看過的一本小說《Deidre of the Sorrows》,仍然在書店找得到。這些是相符之點。

 

  但也有不符之處。譬如她所說的都利街、聖‧泰麗莎教堂等都無跡可尋,而布里安任教的皇后大學,據調查,它是在1845年設立,但當時只是一所學院(College),直到1850年才加入大學的體係(照露絲的回憶推算,此時布里安已是54歲)。(待續)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