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本部落格最近大幅度整修,即日起將密集po文。請到名片頁訂閱,即可篇篇收到。謝謝!

 

M

  詩人奧登說:「每一個人終生都帶著一面鏡子,它就像影子一樣獨特,且無法擺脫。」

 

  這面「鏡子」不只映現自己,也映照別人,我們每一個人都置身於這樣的鏡子迷宮中。

 

  日本大導演黑澤明在少年時代,每天清晨一身短打裝扮,到劍道場習劍。他攬鏡自照,覺得自己「劍眉星目」、是個「悲壯的少年劍客」。但在昔日同學的眼中,他卻是個「皮膚極白」「聲音如女性般柔和」,讓人產生「奇妙的、酸酸甜甜感覺」的素顏白肌之男。

 

  精神分析大師佛洛依德,年輕的時候攬鏡自照,對自己浮現在鏡中的影像不甚滿意。在寫給未婚妻瑪莎的情書裡,他說:「妳真的認為我的外表很迷人嗎?我個人對這點倒是非常懷疑……,自然並未以其仁慈之心在我臉上烙上天才的標誌。」「每當我遇到一個人時,我知道總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衝動,會使那個人低估了我。」

 

  在鏡子的迷宮中,「理想的我」和「現實的我」、「自己眼中的我」和「別人眼中的我」之間,往往存在著不小、甚至痛苦的差距。

 

  但我想黑澤明即使不是個「悲壯的少年劍客」,到了中年,卻已是個無人能否認的「悲壯的中年劍客」;而佛洛依德到了晚年,更是舉世公認本世紀最偉大的「天才」之一,沒有人敢「低估」他。

 

  人的可貴是他會反省、他會期盼,傾聽自己「靈魂」或「內在演員」的召喚,渴望「再造一個理想的我」。然後在「朱顏辭鏡」的那一天,在卸妝時,不是哀傷與追悔,而是滿意地對著鏡子說:「你已在人生的舞臺上做了漂亮演出。」

 

  英國小說家王爾德在《格雷的畫像》這部小說裡,描述主角格雷肖像的神情、風采、甚至容顏,如何隨著他在塵世的思想與行為、沈淪與飛揚「與時俱變」,而他的心情也跟著浮沈。

 

  我們必須對自己浮現在鏡中的影像負責。不是鼻子有多挺、嘴唇有多薄,而是「自我」所流露出來的神韻和丰采;不是別人認為我們如何,而是我們對自己的觀感。

 

  自我乃是未完成之物,每個人都必須從自己和別人所組成的鏡子迷宮中,去構築他的未來;在現實生活中,去追尋、選擇、錘鍊他的自我理想影像。不必再為「目前的你」或「別人眼中的你」傷神,張開雙手,擁抱未來吧!就像喬埃斯在《一個年輕藝術家的肖像》裡所說的:

 

  「喔,歡迎你,生活!我將與經驗的實體做第一百萬次的交會,在靈魂的熔爐裡錘鍊那拙樸末鑿的自我。」

 

W

 

(1997年,收錄於《蟲洞書簡》一書中)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