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這是王國維所說人生必經的第一個境界。

 

  像一個準備踏上人生征途的旅人,你登高遠眺,心中充滿了憧憬,覺得路是無限的寬廣、非常的多樣,生命似乎有著無盡的許諾。但你也有幾許徬徨,因為你不知道哪一條路最能彰顯你生命的意義。

 

  自我的追尋含有許多層面,包括精神的、物質的、超越的、世俗的諸層面。你說你最在意的是生命意義的追尋,你想先確立你生命的意義。

 

  「意義」,是靈魂的目標,就像蒙田所說﹕「靈魂若沒有目標,它就會喪失自己」,沒有意義的人生,就像沒有羅盤的航行,將失去它的意義。

 

  當你以「意義」來衡量攤在你眼前的道路時,你感到迷惘,因為不管是做個開藥動刀的醫師、鋪橋造路的工程師、申訴辯護的律師、賣電腦的商人或爬格子的文人,似乎都沒有什麼「高妙精奧」的意義。

 

  「生命的意義」是個惱人的問題。自古以來,就不斷有人問﹕「人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呢?」「生命的終極意義在那裡呢?」而最喜歡發問和提出解答的是哲學家,因為「意義」一向被認為是哲學的範疇。

 

  黑格爾是個偉大的哲學家。他在四十一歲時,高興地寫信給他的友人說﹕「我終於達成了我在這個塵世的目的。因為人活在世上,只要有了職業和妻子,就萬事皆足了。這兩件事是我們做人應有的主要目標,其餘不過是枝節罷了。」

 

  他在寫這封信不久前,剛和一位議員的女兒結婚,而且擔任一所高等學校的校長。長期為寂寞與孤獨所苦的黑格爾,突然覺得生命變得非常有「意義」,而在私人信函裡透露了他的肺腑之言。

 

  一再沈思「生命的意義」,就好像過去學禪的人一再請教得道高僧「祖師西來意」般,好像必須先弄懂了這個最根本的問題,才能綱舉而目張,才願意踏出下一步。

 

  有人問知名的禪師趙州和尚﹕「什麼是祖師西來意?」趙州回答說﹕「庭前 柏樹子」。對方覺得很失望,因為如此深奧的問題,怎麼會是如此簡單而荒謬的答案呢?

 

  趙州是因為剛好看到眼前的一棵柏樹,所以就順口答說:「庭前柏樹子」﹔如果他聽到一隻小狗在叫,他可能會改口說﹕「小狗在叫」。

 

  「生命的意義」就像「祖師西來意」,沒有明確的答案,你無法靠沈思「發明」你的生命意義,你只能從眼前當下的對象、世俗的工作和人際關係中去「發現」它。

 

  「多麼奇妙,我們在這世界竟佔有一席之地。我不知道我們為何要到這個塵世做短暫的過客,但有時感覺到它彷彿有個目的。」愛因斯坦如是說。

 

  但他接著又說:「我總覺得,一個人若是一味在思索窮究人生的一般意義或自身存在的理由,實在是莫大的愚蠢。」

 

  暫時擱置你的哲學思索,到世俗的工作和人際關係中去「發現」你的生命意義吧。就像王國維所說或黑格爾所體驗的,有一天,你會發現: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就在燈火闌珊處」。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