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克兒在為他的著作《工作》一書收集資料時,曾問一百三十五個人——從電梯操作員到公司總裁——下面這個問題﹕「你喜歡你的工作嗎?」結果,絕大多數的人都回答說:「我不喜歡。」

 

  有一個芝加哥的鋼鐵工人對這個答案做了如下生動的解釋:

 

  「我喜歡看雄偉的大廈,譬如說帝國大廈吧,我希望看到它的兩側牆壁上能各騰出一呎寬的位置,從底層到頂樓,刻上每一個泥水匠、每一個電工、每一個參與其事者的名字。這樣,當某人走過這棟大廈時,他可以告訴他兒子說:『你看,我的名字刻在第四十五層樓的牆壁上,那裡的鋼樑是我架上去的。畢卡索可以在他的畫上簽名,但我的名字要簽在那裡呢?作家可以在他的書上簽名,每一個人都應該有某種東西讓他簽名的。」

 

  在現代的工業化社會裡,很多人像這位鋼鐵工人般,他無法指名在日復一日的工作裡,哪些是「他個人的成就」。而這可能是讓多數人「不喜歡」他們的工作,感到空虛和了無意義的一大原因。

 

  今天,只有極少數而幸運的人做的是只屬於他而不屬於別人的事,大多數人做的事跟其他成百上千的人一樣,如果他今天夜裡突然消失不見,那麼明天早上立刻有人能拿起他的工具,繼續他的工作;公司的產品或服務不會因他一個人的消失而和昨天有什麼不同。

 

  這就是現代工商業社會裡,大多數人工作與生活的真貌。他們在賺取麵包的工作中得不到快樂,並非工作繁重或受到上級的責罵,而是他們無法忍受自己的工作。他們雖然工作了,但卻日漸空虛,因為在工作中,他們缺乏個人的成就感。

 

  「每一個人都應該有某種東西讓他簽名的。」多數人需要的正是能有讓自己有「落筆」之處的生命與工作。

 

(本文收錄於《世說心語:100個生命的啟示》一書中)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