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經》包括「經」與「傳」兩部份,「經」包含圖像(卦象)與文字(卦辭與爻辭),原本是用來預測吉凶的,稱為「象數易」。

 

  如果說六十四卦的卦象(圖像)是「無字天書」,那麼卦辭和爻辭雖然「有字」,卻依然像「天書」般難解。因為那些文字都非常簡略,而且很多假借字,讓人看了滿頭霧水。

 

  「傳」是對「經」的闡釋,包括《彖傳》、《象傳》、《繫辭傳》等十篇文章,統稱「十翼」,也是一般所說的「義理易」或義理派解釋。

 

  我們就以遯卦(見圖)為例,作個介紹:遯卦的卦辭是:「遯:亨。小利貞。」一般人根本看不懂,《彖傳》的解釋是:遯乃退避、隱遁;時機不對時,退避才可獲得順利,但也只有小小的利益。

 

511481_0.jpg

 

  為什麼要退隱呢?《象傳》的說明是:「天下有山,遯;君子以遠小人,不惡而嚴。」原來遯卦卦象是艮(山)在下、乾(天)在上,天代表君子,山好比小人,山漸高而天漸遠,陰漸長而陽漸消,小人得勢,此時君子就要和他們劃清界線,以威嚴的姿態退隱,明哲保身,等待東山再起的良機。

 

  接下來的六個爻辭就循著這個大方向作詮釋。譬如第一爻初六:「遯尾。厲。勿用有攸往。」意思是要隱退卻錯過時機,落在最後,情況很不好;但如能靜觀不動就不會有大礙。第三爻九三:「系遯。有疾。厲。」意為心有牽掛的逃離,會產生疾病,危險。第六爻上九:「肥遯。无不利。」意思是能放下一切,毫不遲疑的退隱,就能無所不利。

 

  這種義理解釋具有濃厚的儒家色彩,在過去亦被視為是「唯一而正確」的解釋。但它們在近現代已紛紛受到質疑,譬如王國維的弟子高亨就說,「遯」為「豚」(豬);「遯尾。厲。」是說抓豬時抓尾巴,會很危險;「系遯。有疾。厲。」是說豬被綁著,綁到生病了,危險。「肥遯。无不利。」是說把豬養得很肥,這樣很好。整個遯卦其實是在藉「養豬」的種種來作吉凶判斷的參考。這跟「易傳」的「小人得勢,君子隱退」說法相差何異十萬八千里?

 

  我個人覺得高亨的說法不僅較合理,而且充滿生機。遺憾的是,當今大部分的「易學大師」對此多視若無睹,依然在那邊覆誦老掉牙的「易傳」解釋,讓不明究裡的讀者掉進傳統的義理牢籠,而錯失認識《易經》豐繁樣貌與現代意義的機會。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