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2.png

 

  去年四月,舍妹和妹婿自美返台,我們特地開車帶他們到高雄一遊。

 

  佛光山的佛陀紀念館是應該去看看的,但天公不作美,一早從下榻的旅館出發,只見一片灰濛濛霧茫茫,妹婿說:「今天的霧好大!」

 

  妻子笑說:「這不是霧,是霾!pm2.5的懸浮微粒!」

 

  近年的空氣汙染越來越嚴重,而高雄又比台北嚴重。究其原因,當然有一大堆,有關單位看來也採取了一些改善措施,但效果似乎不大。

 

  原本寄望到郊外能「豁然開朗」,結果希望落空,來到空曠的佛陀紀念館景區,放眼望去,依然是一片灰濛濛霧茫茫。佛陀、寶塔還有鮮艷的公仔,在霧霾中或坐或立,對此似乎都沉默無語。

  

  我忽然想起禪宗六祖慧能,還有他那有名的偈子:「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年輕時候初讀《六祖壇經》,覺得它比神秀的「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要來得高明。但在有了社會閱歷後,卻日漸覺得「本來無一物」雖然境界頗高,在世俗社會裡畢竟是「夢幻空話」。

 

  何以故?你對迎面而來的車子高呼「本來無一物」,撞過去試試看,便知分曉。當然,慧能強調的「無」與「空」,有「以心轉境」的意思——只要改變你的認知,那麼外在的環境再惡劣,也就「沒什麼」、「無所謂」啦!你都可以安然自在,不為所動。

  

  面對漫天飛舞的pm2.5懸浮微粒,你要微笑自若地說:「本來無一物!」當然也可以,但我想這只是在「逃避問題」,或是所謂的將「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對「眾生」來說,更實際的應該是「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我們一定要找出各種大小汙染源,經常、恆久而徹底地「勤拂拭」,才能還給大家一個乾淨、明亮的生活環境。

 

  一個人可以「頓悟」,但卻無法「頓淨」,環境更是如此。「淨」需要的是「漸修」的功夫,也就是要「時時勤拂拭」。

 

  但我也不是說慧能講的就是「夢幻空話」,很多人以為慧能的禪學主張或強調「頓悟」,我覺得這也是誤解,慧能其實是認為「頓悟」和「漸修」兩者不可偏廢的,他在回答神會的疑問時說:「聽法頓中漸,悟法漸中頓。修行頓中漸,證果漸中頓。頓漸是常因,悟中不迷悶。」

 

  修行主要靠的是漸修的功夫;只想「頓悟」卻不願「漸修」,那是懶人禪學。我們要把霧霾這個問題當作修行的功課來做,要「時時勤拂拭」,方能「莫使惹塵埃」。

 

  我在心裡如是說。霧霾中的佛陀似乎微微頷首。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