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女士的怪異動作

 

psychoanalysis-793732.jpg  

 

  「醫師,有一件事困擾我很久,說來也許會讓您覺得很好笑。」一個年近三十歲的女子,在進了診療室,坐定後,如是說。

 

  「在我這裡,沒有好笑的事,只有奇怪的事。」佛洛伊德打量眼前的這名女子,微笑說。每天,都有不少病人來到這裡,說出一些奇怪的症狀,要求治療。 

 

  「我每天總會好幾次從一個房間跑到隔壁的另一個房間,按鈴要女僕過來。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女僕進來後,我不是交代她去做一些瑣事,就是乾脆揮揮手要她離開。然後,我又回到自己的房間,但過沒多久,又重複同樣的動作。」

 

  雖然不是很嚴重的症狀,但卻怪異得足以挑起人們的好奇心。

 

  「那個房間裡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嗎?」佛洛伊德像個偵探開始詢問起來。

 

  女子想一想,說:「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房間中間擺了一張餐桌,我就站在餐桌旁邊叫女僕進來。」

 

  「妳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做吧?」

 

  這個問題其實是多餘的,但佛洛伊德還是不免這樣問。病人就是因為「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那些怪異的症狀才上門的。而找出原因,揭開謎底,就是佛洛伊德的工作。在病人如預期般地回答「不知道」後,佛洛伊德說:

 

  「每一件事情,不管多麼怪異,都一定有它的原因,只是我們現在還不知道而已。但要找出原因,主要還是靠妳自己……。」

 

 

潛意識的原因在作怪

 

  為了增加病人的瞭解和對自己的信賴,佛洛伊德向她說了一個當年他在學習催眠術時,所目睹的一項實驗:

 

  催眠師先將一個病人催眠,暗示他在醒來五分鐘後,要將房間裡的一把傘打開來。然後解除催眠,恢復神智的病人跟平常一樣,但在五分鐘後,他卻彷彿受到某種魔力的驅迫,身不由己地去打開房間裡的那把傘。

 

  你若問他「為什麼這樣做?」他會說「不知道」或編造各種合理化的理由。

 

  「這就是潛意識的心理運作,」佛洛伊德解釋說:「催眠師給病人的指令存在於潛意識中,病人醒來後完全不自覺它的存在,但他的行動卻受到這個指令的驅使。」

 

  「您是說我的症狀就跟他一樣?」女子好像有點瞭解了。

 

  「不錯。我們現在就要來尋找驅使妳做出那些動作的潛意識原因。」

 

  「那您是要將我催眠了?」女子有點緊張、又有點好奇地問。

 

  「我現在已經很少使用催眠術,病人在被催眠後會失去自主性,成了受催眠師擺佈的行屍走肉,我覺得這樣不太好。」佛洛伊德解釋說:「我現在已經改用自由聯想法,它可以得到同樣的效果,而病人也完全清醒,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在新婚之夜,丈夫﹍﹍

 

  所謂「自由聯想」,就是讓病人躺在一張舒適的長沙發上,閉著眼睛,放鬆身體,在佛洛伊德的引導下,病人將浮現於腦海中的任何想法,都一五一十地說出來,不要有任何理智的檢查、篩選或判斷,它是讓潛意識內涵浮升到意識層面的有效方法。

 

  在女子依言躺到長沙發上,佛洛伊德開始提問:「妳結婚了嗎?」

 

  「十幾年前就結婚了,但現在,我和丈夫分居。」

 

  「有什麼原因讓你們分居嗎?」

 

  「唉,這個說來話長……。」女子嘆口氣說。

 

  「那就從你們的新婚生活說起吧。」

 

  「新婚……」女子顯得有點猶疑。

 

  「不要壓抑,想到什麼儘管說,在這裡可以無所不談。」佛洛伊德鼓勵她。

 

  「那是新婚之夜……」女子彷彿陷入了回憶之中。

 

  十幾年前,她和一位比她年長許多的男人結婚。在新房裡,他們從一開始就各有一個房間。

 

  「新婚之夜,我丈夫一再從他的房間跑進我的房間,一再嘗試要和我行周公之禮,但他那個……東西卻不聽話,陽痿不舉,每次都徒勞往返……。」

 

  「後來呢?」佛洛伊德點上一根雪茄,冷靜地問。

 

  「到天亮時,他氣急敗壞地說:『等一下女僕進來鋪床時,看到潔白的床單,會讓我感到羞愧!』說著,就隨手拿起一瓶紅墨水倒在床單上,但卻沒有倒在合適的位置,任何人看了,都知道那是虛假的落紅。」

 

  為了維護所謂「男子漢的尊嚴」,有些男人會做出荒謬可笑的事。

 

桌巾與床單

 

  這時,女子忽然從長沙發上坐起來,說她覺得這件事和她現在的強迫性動作有關。

 

  「的確是有一點關係。」佛洛伊德沉吟。

 

  但他也有一點懷疑,因為這件往事和她現在的症狀唯一的相似之處是她從一個房間跑到另一個房間,或許還可以加上女僕進來這一幕。不過他必須相信病人的直覺,因為直覺往往也是來自深藏的潛意識。

 

  在下一次面談時,佛洛伊德問她一個關鍵性的問題:

 

  「妳說妳叫女僕進來時,總是站在一張餐桌的旁邊,那張餐桌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嗎?」

 

  「餐桌上鋪著一條桌巾,桌巾的正中央有一個紅色的大斑點。」女子說。

 

  這就對了!佛洛伊德終於解開了謎團,也知道了那個怪異症狀所代表的意義。

 

  就像我們在作夢時經常運用象徵一般,病人的強迫性動作也在運用象徵,桌子和桌巾可以代表床和床單,病人在她的症狀中其實是在扮演她丈夫的角色——一再地從一個房間跑進另一個房間,然後叫女僕進來,讓她看到桌巾(床單)上的斑點,如今,它已在合適的位置上。      

 

  「妳之所以一再重複那個動作,是想糾正某種東西。」佛洛伊德說。

 

  「我想糾正什麼呢?」女子有點不解地問。         

 

  「當年的新婚之夜,一定讓妳感到很窘迫,而妳丈夫的羞愧更是意料中事,最後竟必須用紅墨水來遮掩他的陽痿。妳現在的強迫性動作就好像在告訴自己:『不!那不是真的,他不必在女僕面前感到羞愧,他並沒有陽痿。』它如同夢中的願望達成,目的是想讓丈夫能跨越過去的不幸。所以,如果我想的沒錯,妳很同情妳的丈夫。」

 

為分手而產生的動作

 

  「不瞞您說,我目前正打算和丈夫離婚。」女子幽幽道。

 

  「是妳另外有了新歡?」佛洛伊德試探地問。

 

  「這麼多年來,雖然曾經有男人追求過我,但我一直對丈夫保持忠誠,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困擾和誘惑,我不打扮外貌、不見陌生人、經常獨自一個人關在家裡靜坐。我從未向任何人提起丈夫陽痿的事實,以免人家對他產生惡意的毀謗。」

 

  女子掩面低泣。

 

  「我早已寬恕我的丈夫,為他感到惋惜,雖然我打算和他離婚,但我希望的是我們兩個人都能因此而過比較愜意、沒有壓力的單身生活。」

 

  「我很瞭解妳的心意,因為這正是妳的症狀所要表達的。透過妳的症狀,妳要表達的不只是多年前那未達成的願望,同時也將丈夫理想化了,希望他不要再為那件事自責。瞭解症狀深層意義的人都會同意,妳對妳丈夫已經仁盡義至了。」佛洛伊德安慰她。

 

  分手,並不見得是壞事,重要的是彼此心裡不要有疙瘩。

 

  那要如何消除眼前這名女子怪異的強迫性動作呢?佛洛伊德又向她提起先前講過的催眠實驗。

 

  「那個病人在接受催眠師的指令後,他並非像籠中獸般毫無脫困之道。其實,只要在他醒來後,有人告訴他,他受到催眠師的暗示,要他在五分鐘後打開房間裡的那把傘,那他就可以擺脫那個魔咒,不再身不由己、莫名其妙地去打開那把傘。現在妳既然知道了妳每天那個強迫性動作的潛意識原因,應該也可以擺脫它了!」

 

  於是,在佛洛伊德的祝福下,女子道謝,起身迎向外面璀璨的陽光。

 

  2000年,收錄於《性偵探大師:佛洛伊德的愛欲推理》一書中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