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啊,請安靜坐著,不要揚起塵埃,讓世界找到來你這裡的路。 ──泰戈爾

 

  愛因斯坦年輕的時候住在瑞士的蘇黎世。

 

  有一天,他從外地搭火車返回蘇黎世。在查票員過來驗完票後,一直看著窗外的愛因斯坦,回過身來問查票員:

 

  「請問蘇黎世何時抵達火車?」

 

  查票員一下子愣住了,還以為遇到了一個瘋子,板著臉說:

 

  「如果你問火車何時抵達蘇黎世,那還要三十分鐘。」

 

  這也是一種「相對論」。是火車抵達蘇黎世?還是蘇黎世抵達火車?那要看你怎麼想。坐在火車的車窗口,看著窗外的景物向我們走來又走開,一個個的車站也如此這般,走來又走開。有什麼不可以?                    

 

  每個人在回憶中,不是都看著自己的過去、到過的地方、見過的人,一一「向自己走來」嗎?回憶讓人覺得特別美好,就是來自這種靜觀自得,靜觀自在。

 

  「無須離開你的房間。只需持續地坐著傾聽;甚至無需傾聽,只需單純地等待;甚至無需等待,只需學著坐下來,不動而孤獨,世界就會主動來到你眼前,等待你去發覺。無需任何抉擇,無盡的喜悅便會自你腳底湧起。」          

 

  小說家卡夫卡如是說。

 

  紅塵滾滾,不是自己在外四處奔波,而是「四處奔波到我眼前來」。如此靜觀自得,靜觀自在,就會塵埃落定,心淨境明。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