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牛與昆蟲,油輪與小船

 

  人類學家Colin Turnbull在《叢林人》這本書裡,提到他走出非洲熱帶雨林時,帶著一位匹克米人(Pygmy,非洲赤道附近的矮小黑人),這個一生從末離開茂密叢林的匹克米人看到遠方一頭水牛向他們張望,他問Turnbull說:「那是什麼昆蟲?」

 

  心理學家Michael Cole及Sylvia Scribner在《文化與思想》一書裡也提到一位長在賴此瑞亞內地的Kpelle族十歲小孩,在被帶到首都門羅維亞後,在高樓上看到停泊在遠方海中的油輪時,他從未見過油輪,因此說,能夠划那麼小的船在海中蕩游的人一定非常勇敢。

 

  對熟悉於眺望遠方景物及知道水牛與油輪實際大小的人來說,「山近月遠覺月小」似乎是天經地義的事,他們看到昆蟲般大小的水牛時,知道那是水牛,只是因為牠站在遠的地方,所以看起來很小。但對終生生活在叢林中,只習慣於近距離視物,缺乏視覺「深度感」,而且從未看過水牛與油輪的非洲土著來說,他們的反應就會和文明人完全不一樣。

 

美國和平軍與賴比瑞亞土著

 

  文化與環境亦會影響抽象概念。心理學家曾在賴比瑞亞做過幾次心理測驗,受測者分為兩組,一組是六十位在賴比瑞亞擔任老師的美國「和平軍」成員,另一組是二十位不識字的Kpelle族土著。在第一個測驗裡,讓兩組受測者估計盛在一大缽盆裡的米大概有幾杯,結果美國和平軍一組的估量從六到二杯不等,而Kpelle族一組的估量都在「將近九杯」左右。正確的答案應該是「剛好九杯」。

 

  在第二個測驗裡,先分給兩組受測者八張牌,每張牌上有紅色或綠色的方塊或三角形,且數目不一;然後要他們以三種不同方式找出與木樁相配的牌來,結果美國和平軍這一組快速而無差錯的找出相配的牌來,但Kpelle族這一組卻有很大的困難。

 

  要解釋這種差別需相當小心,有人認為Kpelle人無法找出數目、形狀、顏色相配的牌來,是因為他們只有「原始的心靈功能」,思考就像小孩一般。但這是說不通的,為什麼他們都可以正確估量一盆米約可裝幾杯,而美國和平軍在這方面就顯得笨拙無比呢?

 

文化——民族的老師

 

  社會科學家認為,這種差別與美國人和非洲人的「心智能力」無涉,而和他們的文化有密切關係。Kpelle人務農為生,生活中充滿了與米有關的事務,他們用杯子、桶子、罐子、袋子來盛米,如果他們無法正確地估計米量,在市場裡就要吃虧。而在不同文化中長大的美國和平軍,從小就習於牌戲,對牌中的顏色、圖案、數目等相當熟悉,而且他們多少也做過類似的心理測驗或智力測驗,因此他們能迅速加以配對,就像Kpelle人能正確地估計米量一般不足為奇。

 

  這種現象稱為「文化塑型」(enculturation),每一個社會都有它自己的傳統,它所重視的特殊技能、價值與規範,它透過「文化塑型」的程序讓年輕的一代學習這些東西,提供他們應該效法的英雄榜樣或應該唾棄的惡人嘴臉,獎勵被讚許的行為,懲罰被禁止的行為,而使他們的文化傳統維持於不墜。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