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phivapors.jpg

  用《易經》卜卦預測未來,被認為是在參透天機或窺探神意。天機與神諭通常簡短而曖昧,古希臘就有一個很有名的例子:

  當波斯帝國的海上大軍壓境時,惶惶不安的雅典人祈求太陽神阿波羅能指引他們一條明路,阿波羅透過女祭司說出了“信任木牆”這樣的神諭。

  雅典人對此曖昧神諭產生了多種解釋:有人說神的意旨是要他們逃到以“木柵”做為防禦工事的衛城去,有人說是要他們趕造“木船”逃離雅典,有人說阿波羅是要他們打造“木船”和波斯人進行海戰。

  在一番激辯後,海戰派獲勝,於是雅典人造船出海迎戰,結果奇蹟般地殲滅波斯澤克西斯王的艦隊,改寫了歷史。

  “神”雖給人訊息,但要怎麼判讀及接下來要採取什麼行動,都還是有賴人們自己去作決定。從心理學來看,神諭或天機最重要的功能是扮演激發人們去做各種思考的觸媒,同時增加人們採取各種行動時的信心。

  相較之下,《易經》所提供的天機就複雜許多,不只有卦象、卦辭、爻辭,卦爻辭裡還有敘事取象之辭、斷占語等,似乎太過“繁長而明確”。但因卦爻辭長短不一,我們可以合理推測,它們很可能是逐漸被增添上去的。

  有些卦爻辭依然保有“簡短而曖昧”的原貌,譬如否卦的六三爻辭僅“包羞”兩字。它是什麼意思呢?最少可有四種解釋;“因受縱容而胡作非為,終於召致羞辱”; “男歡女愛時,不要羞於啟齒,要用言語助興”; “包容羞恥之事”; “用匏瓜做出珍饈”。

  這些不同的解釋就跟當年雅典人對“信任木牆”的爭論一樣,顯然會為筮問之事產生不同的啟發,然後導致不同的行動。

  我們有理由相信,《易經》最早的卦爻辭很可能也如同希臘阿波羅的神諭簡短而曖昧,可以做多種解釋,這有助於求問者和解卦者發揮想像力,從各種不同的角度去思考問題、發現新契機、看到新可能。然後再把思考所得和決定視為“神明指示”,藉以增加自己行動時的信心,因為這是一種不錯的巧思,所以被很多民族所採用。

  但我們也必須承認,在《易經》裡這樣簡短而曖昧的卦爻辭並不多,絕大多數都已被加上各式各樣的斷占語,譬如“比之無首。凶。”(比掛上六爻辭)、“有孚窒惕。中吉,終凶。利見大人。不利涉大川。”(訟卦卦辭),後來更加上以儒家思維為主的《十翼》,因而變得複雜。

  但這種複雜並非要人作更多樣的思考,而是要指導你“應該朝什麼方向去思考”。從現代的角度來看,這看似要好心地“指引”你一條明路,其實也是在“壓抑”你自己動腦筋去作獨立思考。就這個角度來看,它可說是一種“可悲”的發展。

 

新書已上市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34156?loc=P_002_023新書已上市 博客來網路書店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34156?loc=P_002_023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