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時候,她又會變得深不可測,充滿懸疑性,再度成為神秘、令我費解而想進一步瞭解的女人,一如青春年少初識時。

 

  在咖啡和甜點上桌後,我眼前的這名女子已訴說完她此次遠遊中的奇遇,而開始談起她在旅途中產生的一個偉大夢想。餐桌上的燭影搖紅,她的眼中有熱情閃爍。

 

  微笑傾聽的我,受到她熱情的感染,眼前也跟著出現一片遼闊的景象,彷彿又回到二十多年前,與這名女子初識時,在一樣的夜晚,不一樣的餐廳,聽她細訴她對人生的憧憬、夢幻,她的徬徨、疑慮,還有生命中的一些小插曲和秘密。那時,我們正青春年少。

 

  這麼多年來,我們一直維持這樣的晚餐約會,暫時忘卻家累、小孩、工作和煩人的瑣事,談論並傾聽彼此的夢想。在這方面,我們總是有說不完的共同話題,然後,點起熱情的火炬,我們決定策馬同行,攜手去實現各種大大小小的夢想。

 

  眼前這名女子,就是我結婚二十多年的妻子。

 

  從某個角度來看,愛情與婚姻就像是一場長談。剛開始時,我喜歡而且一再地談論我自己,因為我渴望被愛;但慢慢的,我學會了傾聽,因為我發現,傾聽才是愛的職責。

 

  在傾聽中,我慢慢聽到了一種跟我不太一樣的聲音,它們來自我妻子的內心世界,要求被瞭解被重視。在嘗試瞭解這種聲音一段時間後,我又慢慢學會了另一種傾聽,去傾聽那沒有說出來的話語,那關於妻子的隱密的、更深層的內在之聲。

 

  在白天,我傾聽,在夜晚,我傾聽;在燈下,我傾聽,在床上,我傾聽。雖然傾聽的是我,但我知道,我必須全然的無我,以清純的注意力去傾聽,才能聽到更多的聲音和真正的聲音。

 

  就像有人從一粒沙中看到整個世界般,我從一個女人——我妻子——的身上,聽到了整個女性世界的聲音。

 

  但我最喜歡傾聽的,還是在晚餐約會中,她眼中點燃熱情之焰,開始訴說她那遠大的夢想和抱負,此時的她就像傳說中的亞馬遜女戰士,攬轡長嘯,準備出征。雖然我知道,這麼多年來,她那些夢想經常在奔馳一陣後,就化為原野上的清風,但我還是喜歡聽她那永不疲憊的訴說。

 

  因為,在這個時候,她又會變得深不可測,充滿懸疑性,再度成為神秘、令我費解而想進一步瞭解的女人,一如青春年少初識時。

 

(2003年,原載《聯合報》,收錄於《傾聽內在的聲音》一書中)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