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本部落格最近大幅度整修,即日起將密集po文。請到名片頁訂閱,即可篇篇收到。謝謝!

 

  盧騷說:「人生而自由,卻無處不在枷鎖之中。」要想掙脫枷鎖、跳出框框,必須先知道自己被監禁。

 

  很多人抱怨說他們無能創造,其實,他們不是沒有創造力,而是失去了創造力。要瞭解箇中情況,也許該先來個測驗,下面就是個有趣的題目:「請用六根火柴棒排出四個三角形,但不能將火柴棒折斷。

 

  如果你排了五分鐘還排不出來,也不必灰神敗志。因為根據調查,大多數人都排不出來。在公布答案之前,我們想先談一下跳蚤。跳蚤之所以叫跳蚤,因為牠前進不是用走的,而是用跳的,而且一跳可以跳到身體高度的一百倍。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小說家做朋友是一項危險的賭注,因為一不小心,你就會被寫進他的小說裡,成了一號人物。小說家維琴尼亞‧吳爾芙曾在日記裡說,每當她遇到一個朋友時,就想「我要如何把她寫進我的小說裡」,雖然她對此一念頭深感「慚愧」,但卻積習難改,照寫不誤。也難怪很多讀者在曉得小說「寫些什麼」後,會轉而對「它在寫誰」產生好奇。

 

  年少時代看了勞倫斯的《查泰萊夫人的情人》後,就一直有一個隱密的渴望,不是想知道查泰萊及其夫人說的到底是誰?而是期待能看到另一本小說──《勞倫斯夫人的情人》。勞倫斯把查泰萊夫人的愛欲糾葛寫得這麼鞭辟入裡,不禁讓人對勞倫斯和他夫人的愛欲生活產生窺視的覬覦。既然你把別人寫得活靈活現,別人當然也可以寫你,而最理想的作者當然莫過於被他「寫進小說」裡的那個可憐的「查泰萊」了,禮尚往來,相互解構,亦屬文壇佳話,讀者之福。

 

  後來看了《兒子與情人》,曉得勞倫斯在這本小說裡,原來是在寫他自己和母親的關係。當時心裡就有點懷疑《查泰萊夫人的情人》是否也跟他自己的生活有關?那他會是「查泰萊」呢?還是「夫人的情人」──也就是那個獵人?又後來讀了勞倫斯生活的一些資料,才曉得勞倫斯在撰寫《查泰萊夫人的情人》前後,已經像小說中的查泰萊一樣「不能人道」,而且他的夫人芙麗黛曾數度外遇,有一次吵架後,更游泳到河對岸和一名樵夫做愛,回來後還對勞倫斯張揚。照這樣看來,查泰萊夫人的情人倒有幾分像是勞倫斯夫人的情人,而勞倫斯就是查泰萊了。原來勞倫斯還是在寫自己,這需要有何等的勇氣和包容!看來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覺得自己似乎應該在更高雅、更怡人的別的什麼地方,做著更有趣、更有意義的別的什麼事情……。

 

  很久以前,當我還在台大醫院當實習醫師時,精神科有一位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中年男性病人。

 

  大部分時候,他只是靜靜地躺在病床上,或落寞地坐在角落裡,根本看不出是個精神病人。但就在你覺得他似乎沒什麼異常時,他就會出其不意的,彷彿從什麼惡夢中醒來一般,驚惶問說:「我為什麼在這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