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理想、志向和目標就好比是在人生汪洋中航行的航海圖,知識、思考和判斷能力則是用來航行的本事,但光靠這些,還是很難順利抵達想望的目的地,就像哲學家桑他耶納所說:「哥倫布發現新大陸,靠的不是航海圖,而是天啟般的信念。」船要在怒濤洶湧的海上安穩直行,必須有壓艙物;你要在人生的汪洋中順暢航行,也必須有壓艙物。

 

你的信念和由此產生的意志力就是你的壓艙物,只有堅定穩重的信念與意志力可以讓你將各種懷疑、憂慮擋在門外,在風雨飄搖中安詳自在地前行,不受干擾,更不會迷失方向。

 

  雖然每個人都會立志,但真正美夢成真的似乎不多。除了夢想與現實的落差太大外,最主要的原因是多數人都缺乏堅定的信念與堅持下去的意志力,遇到挫折就打退堂鼓,不是懷疑、放棄自己的信念,就是改變方向、大幅修正,結果就離原先的目標越來越遠。

 

當孔子的一個弟子冉求說他「非不說子之道,力不足也」時,孔子就指責他「力不足者,中道而廢,今女畫。」(雍也)說什麼力不從心、半途而廢,完全是自己在畫地自限。他還說「譬如為山,未成一簣,止,吾止也;譬如平地,雖覆一簣,進,吾往也。」(子罕)在立定志向後,要前進或停止,完全看你自己,而關鍵就在於你是否有堅定的信念和意志力。

 

  孔子說:「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也。」(子罕)這個「志」除了志向外,更有意志的意思,而不移的意志力則來自堅定的信念。對於真實與必然的東西,我們不需要信念,只有對不知道是否真實、是否會發生的事情,才有所謂信念的問題。哥倫布向西航行能不能抵達印度?他需要信念;你能不能實現你的夢想?同樣需要信念。信念,就是相信「它」是真的、一定會發生或實現的。

 

  孔子不僅有明確的志向――建立一個理想的禮義之邦,對此更有堅定的信念和不移的意志力。信念不是在嘴巴上說說而已,它必須接受現實的嚴酷考驗當孔子周遊列國推銷他的政治理念時,迭遭挫折與打擊,在匡地被誤認為陽虎,深陷險境,他說:「文王既沒,文不在茲乎?……天之未喪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子罕意思是說周文王死後,周朝的禮樂文化傳統都落在他身上,如果上天不想讓這種文化滅絕,那麽匡人又能把他怎麽樣呢?

 

在經過宋國時,宋國司馬桓魋要來追殺他,孔子再次說:「天生德於予,桓魋其如予何?」(述而而在陳國斷時,隨從的弟子都餓病了,心志動搖了,他照樣弦歌不衰。在現實無情的考驗下,他的信念依然屹立不搖,這才是真正的信念。

 

  真正的信念也不會因他人的勸誘而動搖。在僕僕風塵途中,灰頭土臉時,有好幾個隱士勸孔子:「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誰以易之?」(微子意思是如今天下大亂,誰也改變不了,要他與其四處碰壁,不如退隱;但孔子都不為所動,照樣走自己的路。真正的信念也並非沒有絲毫猶疑,而是在短暫的猶疑後,很快又重整旗鼓,勇往直前。

 

在追尋理想途中,孔子曾經感嘆:「道不行,乘桴浮於海。」(公冶長但馬上又說「無所取材」(找不到做大桴的材料);也曾表示「欲居九夷」,有人說九夷蠻荒之地太落後了,他馬上又說:「君子居之,何陋之有?」(子罕)很顯然,這些很可能都只是一時的牢騷而已,說不定他還想到「天涯海角」去實現他的抱負哪!

 

  雖然說堅定的信念有助於理想的實現,但人生的一個真相是並非「信」就都能「成真」,當你發現離「成真」越來越遠時,面臨的是一個更嚴酷的考驗。在孔子周遊列國後期,這樣的態勢已越來越明顯,但他還是繼續在宣揚他的理念,石門的守門人就說他是:「知其不可而為之者」(憲問),而孔子對這樣的稱謂似乎也受之無愧、甘之如飴。

 

所謂「君子之仕也,行其義也。道之不行,已知之矣。」(微子他對政治理想的難以實現,早就了然於心,而他之所以繼續四處奔走、鍥而不捨,乃是在做自己認為應該做的事,因為這是他的信念所在,也是生命意義之所在,就像衛國的儀封人說他:「天將以夫子為木鐸。」(八佾)老天以他做為警世的木鐸,來垂教世人。雖然到最後,他終究還是沒有實現他的理想,但他這種「知其不可而為之」的精神與信念,卻為後人留下了一個精彩的典範。

 

  文天祥有詞云:「世態便如翻覆雨,妾身原是分明月。」鄭板橋有詩云:「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萬擊還堅韌,任爾東西南北風。」在人生的旅途中,我們需要的正是這樣的信念與意志力,只要你認為你的信念是對的,你的理想是你應該追求的,那不管能不能實現,你都應該堅持,因為就像英國神學家司布真所說:「小小的信念會將你的靈魂帶往天堂,大大的信念則將天堂帶給你的靈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ildgoose1950 的頭像
wildgoose1950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