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折,正是所有生物前進的自然方式,也是河流前進的方式;而凌亂,則是每一個人都有他各自的曲折。

 

  從鵝鑾鼻到佳樂水途中,有一個地方叫風吹沙,顧名思義,那是由季風將海邊的黃沙吹向台地,所形成的獨特景觀。

 

  抵達風吹沙時,已近黃昏,我們照了幾張相後,就走下沙丘,到海邊漫步。夕陽將天邊的雲朵映照得五彩繽紛,一艘貨輪正緩緩北駛,極目四顧,遙想南方之南的呂宋島,心中有一份清淡的閒適。

 

  當我們往回走時,發現沙丘也染上了燦如黃金的色彩,而剛剛走過的足跡,在夕陽的映照下,顯得特別清楚。

 

  記得方才我們是悠閒而筆直地往海灘前進的,但留在沙丘上的足跡,如今何以顯得那麼凌亂而曲折呢?

 

  我的腦海裡一下子浮現穿越沙漠的駱駝和商旅的足跡,還有北極熊和麋鹿在雪地上留下的腳印。

 

  曲折,正是所有生物前進的自然方式,也是河流前進的方式;而凌亂,則是每一個人都有他各自的曲折。

 

  人們嚮往秩序,但秩序其實是對自然的破壞。

 

  每當經過中正紀念堂這類地方時,經常可以看到儀隊在廣場上操練。從四面八方以曲折的步伐前來的遊客和路人,都忍不住會駐足觀賞。那筆直而整齊畫一的步伐,呈九○度的直角轉彎,雖然很不自然,但卻讓人感受到一種美,而產生某種模糊的嚮往。

 

  聖托瑪斯說得沒錯:「美是秩序的光彩」,如果不是對「秩序美」深懷渴望,我們為什麼會有儀隊?會有筆直的道路?四四方方的房子?

 

  有人回望自己走過的人生道路,每每因發現足跡是那樣的曲折與凌亂,而覺得自己走了太多冤枉路。如果當初能朝目標筆直邁進,不知道該有多好?這樣的怨嘆雖然有點無聊,但何嘗不是對「秩序光彩」的嚮往呢?

 

  不過,人可能還有更深層的渴望。在每一棟鋪著草坪的建築物前,總是有人為的筆直道路引導我們通往入口,但也總是有人在草坪上走出另外一條路來,它不一定比較近,但卻總是曲折的。

 

  曾經看到一則報導說,有一個建築師為了不讓人踐踏草皮,或者為了更「符合人性」,而在他所蓋圖書館前的草坪上,特別仿照一般人前進的方式,設計了一條通往入口的曲折的水泥步道。但過沒多久,人們還是在這條看似自然的曲折水泥路外,另外走出一條曲折的步道來。

 

  以凌亂而曲折的步伐前進,才是人類和所有生物最自然、也最喜歡的方式。即使有人為我們安排了某種曲折的方式,我們還是會不自覺地選擇另一種曲折。那不是「冤枉」,而是因為我們「喜歡」。

 

  從沙丘走回公路上的車邊,回望下面的海灘,在遠方的海天之際,看到一條跡近完美的水平線,但我知道那只是一個迷惑世人的幻象。

 

  而在近處,在海洋與陸地的交錯之處,我彷彿第一次注意到它們竟然是如此的曲折,如此的美麗。

 

  美,是曲折的光彩。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