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有前述的這些疑問,但相信前世者還是會說: 「先別爭論這些,重要的是當事者前世回憶的內容,它們豈是『瞎編』 兩字可以交待?」於是,我們又進入了解析前世回憶內容的層次。

 

  反對前世者可以從不少前世回憶裡找出明顯的邏輯矛盾。譬如魏斯在《前世今生》裡所提到的凱瑟琳,她在第一次回憶起前世時,說當時是「公元前1863年」,她是一名埃及婦女。有邏輯觀念的人馬上會產生如下的疑問:所謂「公元」是基督教在西方得勢後才產生的人為記年方式,一個古埃及人怎麼會知道當時是「公元前1863年」 呢?而且她怎麼能用「現代美語」和魏斯交談呢?

 

  雖然我們可以用催眠學專家希伽德(E.Hilgard)所說「分裂的意識」及「隱藏的旁觀者」 理論,來理解「現代美國人」凱瑟琳並未從她的意識裡消失,而是以「旁觀者」 的身份在描述自己的過去,但她又怎麼「推算」 出當時是「公元前1863年」 呢?所以,這顯然還是一個現代人在編故事。

 

  事實上,卡里敦大學(Carleton University)的心理學教授史巴諾(N.Spano)很早就從他病人的前世回憶裡看到了這種「古今混淆」現象。譬如有一個病人回憶起在公元1780年時住在密西西比州,但查一下歷史就知道,在1780年時,美國根本還沒有「密西西比州」。

 

  另一個病人說他於1866年時住在德國,但當時德國根本不是一個國家,而是分裂成許多不同名稱的小國。另一個病人錯得更離譜,他說他在公元50年時,是羅馬的皇帝凱撒,但事實上,凱撒在公元前44年就死了,而且他從來就沒有被加冕為「皇帝」。

 

  除了邏輯矛盾、古今混淆外,我們還可以從某些前世回憶裡,看到「今古相通」的情形。譬如魏斯的病人凱瑟琳,她目前的男友史都華多次出現在她的前世回憶裡。在現實生活裡,凱瑟琳對史都華是既愛又恨,恨他的謊言和操縱,卻又被他的魅力深深吸引,無法自拔。結果在前世裡,史都華有一世成為她的敵人, 「從後面扼住她的脖子,用刀劃過她的喉嚨」;另有一世則成為她的父親,她說:「我很愛他……但他覺得我是個小討厭。」這樣的前世糾葛,幾乎就是她目前對史都華矛盾感情的投射。

 

  更妙的是,連治療凱瑟琳的魏斯也兩三次出現在她的前世裡,而且都扮演「很有智慧的老師」;而關心凱瑟琳,且將她介紹給魏斯治療的愛德華醫師,亦兩三次出現在凱瑟琳的前世裡,扮演她「慈祥的父親」。

 

  如果真有靈魂轉世,那靈魂何其多?世界何其大?為什麼這些和凱瑟琳目前有關的人總是能在前世裡和她「相聚」 呢?反對前世者會說:「這些都不過是凱瑟琳對她目前處境的一種隱喻式幻想罷了!」(待續)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