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期待什麼樣的人生?又要如何去實現你的期待?你的期待和方法是否可行?這些都需要你自己先好好思考、仔細盤算。如果你「不假思索」,矇著眼睛就匆匆上路,等走到半路才驚覺有異,往往是悔之已晚。思考,不僅使我們別於動物與機器,更是想要擁有美好人生必要的條件與功課。

  當然,我們不可能在做通盤思考後才開始人生,而是一邊生活一邊思考,或者說一邊學習一邊思考。孔子說:「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為政我們的觀念和知識都是由學習得來,但如果只是被動地接受,而不自己動腦筋思考、推敲、消化,那你的頭腦就成了別人思想的運動場,你就會被別人牽著鼻子走,所得到的只是一堆人云亦云的迷糊東西,這就是「學而不思則罔」;特別是跟人生哲學有關的觀念和知識,你一定要好好思考它們是否有理、是否是你真正喜歡的,不要人家(包括孔子)說什麼就立刻奉為金科玉律。另一方面,如果只喜歡思考而不多學習,那麼思考所得往往也是不切實際的;因為思考不能天馬行空、毫無根據,你的分析、推理和判斷都需要有實的知識做基礎,越見多識廣,你才能做越靈活而周延的思考,這就是「思而不學則殆」

  思考與學習須相輔相成。但何者較重要,或者我們要各花多少時間在它們上頭呢?孔子的一個經驗是:「吾嘗終日不食,終夜不寢,以思,無益,不如學也。」(衛靈公)這似乎表示孔子認為學習比思考重要,但也透露他曾經花很長的時間去思考。台大的椰林大道上有一座傅鐘,是紀念傅斯年校長而建,也是台大的上課鐘,每次上課都會敲二十一下。為什麼是二十一響呢?因為傅校長說:「一天只有二十一個小時,剩下三個小時是用來思考的。」他希望台大學生不只要好好學習,更要認真思考。其實,重要的不是你每天花多少時間去思考,而是你在思考什麼、又如何思考。

  我們不可能什麼都思考,孔子給我們的大方向是:「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衛靈公

我們要高瞻遠矚,想得遠一點,但也不能想得太遠,譬如路問死亡是怎麼一回事時,孔子回答:「未知生,焉知死?」(先進)而對鬼神問題,孔子也說:「敬鬼神而遠之。」(雍也至於其他奇怪的問題,他也是:「子不語怪、力、亂、神。」(述而疏遠、不談顯然也就不會花時間去思考,這些都表示孔子對神祕、黑暗、異常、變態的問題沒興趣,他關注的是在這個唯一可見的塵世裡的現實問題。有人把中國科學的不發達怪罪到孔子身上(科學的進展來自對自然異象的觀察、思考與探索),但這是典型的「欠思考」,我們在前面已經說過,孔子是個人文學家,也是個正向心理學家,他思考他感興趣的問題是「理所當然」;既然你對科學有興趣、關心科學發展,那自己就應該多花時間去思考;自己不去思考相關問題,卻怪兩千多年前的孔子沒有思考它們,不是很奇怪嗎?

  美國心理學之父詹姆士說:「天才的本質是曉得應該忽略什麼。」你不可能什麼都要,什麼都思考,所以,你首先要思考的是你該忽略什麼,不要花時間去想一些你沒興趣、也不可能有答案的問題,然後再列出你想要思考的重點和方向。孔子正具有這種特色,他還說:「君子有九思:視思明,聽思聰,色思溫,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問,忿思難,見得思義。」(季氏)意思是為人處世,觀察時要思考是否看明白,傾聽時要思考是否聽清楚;言行舉止、取捨進退要思考是否合乎溫和、謙恭、忠誠、嚴謹、道義等準則。從這些思考內涵可知,孔子關心的是一個人要如何在這個塵世安身立命,做個才德兼備的君子。

  除了思考的內涵和方向外,如何思考也是一個重要的問題。《論語》裡雖沒有特別提到思考方法,但孔子說他教學時,「舉一隅而不以三隅反,則不復也。」(述而這種鼓勵學生動腦筋「舉一反三」――譬如說木頭可以做桌子,學生就要舉出另外三種用途,其實就是現在所說的「發散性思考」或「求異思考」。在另一個場合,孔子問子貢:「女以予為多學而識之者與?」當子貢說「不是這樣嗎?」他又回答:「非也,一以貫之。」(衛靈公)這又表示他的為學並非盲目地記些雜亂的東西,而是從複雜的表象中析理出一個普遍的法則,這正是現代所說的「收斂性思考」或「求同思考」。

  除了「能發能收」外,孔子在思考問題時,更會兼顧正反兩面。他說當有粗人來向他請教,他對對方的問題雖然一無所知,但只要「叩其兩端而竭焉」(子罕),最後也就能搞清楚。所謂「叩其兩端」,就是分別考慮問題的正反兩面,既從事「正向思考」,也進行「逆向思考」這些都顯示孔子其實是個思考行家。不管你思考的是人文問題或科學問題,是生命意義或產品行銷,發散性思考與收斂性思考、正向思考與逆向思考都是讓你的思考更靈活、更周延的必備工具。

  英國詩人拜倫說:「不願思考的是頑固者,不能思考的是愚人,不敢思考的是奴隸。」人生是你自己的,你想要有什麼樣的人生,只能靠你自己去思考;而想要有更美好的人生,則要認真學習思考,並勇於去思考。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