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不敢單獨出門。」

  說這句話的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子,她微低著頭,扭絞著雙手,顯得相當緊張。

  「那妳怎麼來這裡的?」佛洛伊德揚了揚他的眉毛,問。

  有些病人的說法跟行為總是存在著矛盾。

  「是我母親陪我來的,她在外面。」女子不好意思地低聲說。

  「哦?」佛洛伊德問:「街上或外面有什麼讓妳害怕的人或東西嗎?」

  「沒有。」女子說:「事實上,是因為我一上街就會有……想要小便的衝動,我怕找不到廁所而尿濕了自己。只有待在家裡,知道廁所就在幾步之外,才會感到安全。」

  真是奇怪的症狀呀!

  「妳現在也想小便嗎?」雖然是有點冒昧的問題,但卻又不得不問。

  「剛剛在外面,已經……小過了。」女子蚊聲說。

  是的,為了方便病人,診療室外的走廊盡頭有一間洗手間。

  女子說,其實她並不是特別多尿,但卻因怕「尿濕褲子」而經常上廁所。這使她的日常生活受到很大的限制,不敢出門買東西、看戲或從事其他社交活動,只有待在家裡才會覺得安全。

  也許應該先到泌尿科做個檢查吧,但病人既然來了,就先問一些問題吧,說不定是心理因素造成的。佛洛伊德稍作思索後,問說:「這種情形有多久了?」

 「三、四年了。」

  「妳結婚了嗎?」

  「沒有。」女子說:「我不想結婚。」

  「為什麼呢?」佛洛伊德好奇,是因為「小便」的問題嗎?

  「一想到結婚後要做那種事就覺得渾身不對勁。」女子說。

  很多人活著就是為了做「那種事」呀!但佛洛伊德也相當瞭解,在當時仍有很多人非常保守,認為性是「介於尿屎之間」的骯髒事。「小便」讓人聯想到「性」,佛洛伊德直覺地認為病人的症狀跟性脫離不了關係。                                   

  但為了慎重起見,佛洛伊德還是先介紹她去看泌尿科醫師,檢查腎臟、膀胱、排尿系統有沒有什麼問題。結果是一切正常,她想小便的衝動顯然是心理方面的毛病。

  在下一次面談時,佛洛伊德問她對性的看法。果然不出所料,她是在相當保守、嚴厲的家庭中長大的,從小就被灌輸性是骯髒的、邪惡的觀念。這不只跟她畏懼結婚有關,可能也跟她擔心「尿濕」自己有關。

  但為什麼「選擇」小便呢?是在童年時代的衛生習慣訓練中有什麼特殊的遭遇或心理固著嗎?這有賴於病人的自由聯想。但在經過好幾個禮拜的自由聯想,女子卻都沒有說出什麼相關的既往經驗。佛洛伊德將它解釋為病人內心有強大的抗拒力,於是改用「前額觸摸法」──將手按在病人的前額,暗示她想起與症狀相關的往事。這是他剛放棄催眠術後,所採用的方法;過去有不少宗教界人士也用這種方法,有「訴諸權威」和「神秘暗示」的雙重效果。

  結果還是不得要領。顯然是因為病人對性過度嫌惡,在這方面的抗拒力非常大。

  正當佛洛伊德快要失去耐心時,女子終於經由她不情願的口中,結結巴巴地說出如下的往事。不是童年經驗,而是幾年前才發生的事:

  「幾年前,我去聽一場音樂會(當時還沒有出現上述症狀),在表演廳裡,看到一位男士,就坐在離我幾個座位的地方,我被他的魅力所吸引……。」女子喃喃說。

  「這違反了妳一向對男人的看法?」                           

  「是的,」女子如夢似幻地說:「我竟開始幻想我是他的妻子,就坐在他身邊,恩愛地一起聆聽美妙的音樂會。那是多麼令人期待啊!但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產生一種忍禁不住的、必須立刻去小便的感覺……。」       

  佛洛伊德知道,當時她其實也經驗到一種模糊的性興奮,說不定就是這種不被允許的興奮扭曲成想要小便的衝動;或者她剛好在那個時候尿急,小便的衝動和性興奮就產生了連配關係。但他繼續傾聽。

  「當時因為實在忍不住,我只好蹣跚地穿越旁邊座位上的聽眾,火速跑到表演廳側廊的女廁所。結果,我發現……我的內褲有點濕了。真丟臉。」

  「後來呢?」

  「接下來幾天,我有一種說不出的嫌惡感,發誓絕不再想那個男人。」            

  她的確是沒有再想那個男人。因為那個男人還有在音樂會上所發生的一切,都被她驅趕到潛意識裡(所以她現在要費很大的勁才再度想起),唯一留下的就是想要小便的衝動,和擔心尿濕自己的非理性畏懼。                                      

  「妳現在知道妳這些症狀的意義了嗎?」佛洛伊德問。

  女子似懂非懂。

  「正常的性興奮被妳扭曲成想要小便、尿濕褲子之類骯髒的事,它是妳嚴苛性觀念的傑作。至於妳為什麼會害怕尿濕自己呢?答案就在它的結果裡,妳因此而變得只能呆在家裡,不敢出門──這不止阻止妳和那個男人見面,甚至是斷絕了妳再遇到任何妳喜歡的男人的機會。」

  女子輕扭自己的雙手,陷入了沈思。

  「我以前看過一個男病人,他在小便時有一種奇怪的想法,每次都拼命數數字,看能不能夠數到一百。沒數到一百,就有點失望。妳知道為什麼嗎?」

女子搖搖頭。

  「因為他害怕性。小便讓他想到性,拼命數數字,是為了讓自己不要想到性。」

  佛洛伊德以他深邃的目光注視著女子,緩緩說:                        

  「雖然妳說性是骯髒的,妳不要想它,但妳的症狀卻洩漏了妳的秘密,盤據在妳腦海裡的正是性,只是表現的方式跟人家不一樣而已。」                          

  女子又扭緊她的雙手。

  「一個女人喜歡上一男人,然後和喜歡的男人性交,不只天經地義,甚至是人世間最美好、最讓人感到滿足的事。妳對這種大家夢寐以求的事居然感到嫌惡和罪惡,而且爆發嚴重的症狀,這表示妳受到過去不當教養的『毒害』有多深。」

  佛洛伊德勸她為了自己人生的幸福,她應該徹底揚棄不當的性觀念,以開朗、期待的心情來面對自己對愛情和性的渴望。

  在佛洛伊德的教誨下,女子終於慢慢擺脫了那惱人的症狀,能夠出門參加社交活動。有一天,她高興地告訴佛洛伊德,她遇到了一個她喜歡的男人,而家人對他也很中意,他們正準備在不久的將來結婚……。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