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很早就注意到,催眠雖然有助於人們想起被遺忘的往事,但這些回憶也跟我們平常的回憶一樣,有著不少記憶扭曲、無中生有、張冠李戴的情形。

 

  1980年,美國伊利諾州喬里特市發生一起謀殺案,雖然有一位目擊者,但卻難以指認什麼。為了增強目擊者的回憶力,警方將他催眠,結果他不僅回憶起謀殺者的容貌,而且還想起對方就是中學時代高他兩班的坎賓斯基。警方據此逮捕坎某,偵訊後認為嫌疑重大,而將他移送法辦。

 

  但眼科醫師在出庭作證時卻說,目擊者在催眠下說他離案發地點為270呎,而案發時間是燈光微弱的晚上九點,根據視覺原理,在這樣的光線下,能正確辨認容貌的距離應該是25呎,270呎實在是「扯得太遠」 了!目擊者的催眠下回憶顯然不符事實,結果,坎某才因此而獲得釋放。

 

  催眠下的回憶也經常把幻想誤認為真實。譬如米瑞斯(A.Meares)在《醫學催眠術》(Medical Hypnosis)裡所提到的這個例子:

 

  一名年輕男子患有奇怪的症狀——除了在自己家中外,到其他地方都無法小便(解不出來)。在深度催眠後,他居然回憶起小時候和母親性交的往事,而且在催眠繪圖(Hypnography)中,居然還畫出這樣的圖畫。因為這名男子是有同性戀傾向的分裂性(Schizoid 病人,醫師認為他催眠下的回憶並非事實,而是他潛意識裡的戀母情結幻想。

 

  更重要的是,催眠師的誘導和暗示也為當事者「製造」 了不少回憶。

 

  早在19世紀末,法國知名的醫學催眠家伯恩罕(H.Bernheim 就做過如下一個實驗:一名年輕男子來找他治療坐骨神經痛,伯恩罕在正式將病人催眠前,提起他的同事史密特醫師,然後對病人說: 「你見過這位紳士吧?你昨天在街上見到他和幾個人在聊天,當你經過時,他走過來用拐杖打了你好幾下,然後拿走你皮夾子裡的錢!」

 

  伯恩罕兩眼凝視著病人,低聲說:「告訴我它是怎麼發生的?」結果病人恍恍惚惚地,居然將這件根本無中生有的「昨日搶案」描繪得栩栩如生!而對這個極易受暗示的病人,伯恩罕以一次催眠就治好了他的坐骨神經痛。

 

  根據統計,催眠下所產生的回憶,其真確性只有50%左右而已,其他都是當事者的幻想、記憶扭曲或催眠師的誘導,甚至是為了討好催眠師而編造出來的。

 

  法國雖是現代催眠術的發祥地,但因早年做過不少催眠回憶真確性的研究,所以法國一向就不準催眠下的「證詞」出現在法庭上。而美國在多次學乖後,如今大多數的法院也都規定催眠下所獲得的資料,不能作為法庭上的「證據」。

 

  連今生的回憶都如此,更何況前世?(待續)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