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斯的生命輪迴說是建立在催眠之上的,我們就先從催眠談起。

 

  人在被催眠後,的確會產生某些異象,回憶力的增強即是其中之一。馬庫士博士(F.L.Marcuse)在《催眠:真相與虛搆》(HypnosisFacts Fiction)一書裡,曾提到如下一個例子:

 

  某位囚犯很小就因和父親不和而離家出走,後來父親也遺棄了他的母親。囚犯最近知道父親死了,且留下一筆財產後,他很想和母親聯絡,讓母親得到這筆遺產。但因事隔多年,他對故鄉的印象已十分模糊,甚至連在哪一州都忘了,只記得母親經常以淚洗面。

 

  監獄裡的心理學家將他催眠,讓他回到小時候,但他還是想不起故鄉的名字,不過卻想起曾經搭過火車。心理學家於是要他回想火車要到站時,車上播音器裡的站名廣播。在此一催眠誘導下,昔日廣播中那個站名的發音終於又浮現在他的腦海。但全美以此為名的鄉鎮共有六個,後來再輔以他又想起鎮上一個家族姓氏等資料,心理學家終於幫這位囚犯找到他失落的故鄉和母親。

 

  1950年代,即有科學家做過實驗,將成年人催眠,讓他們「回到」 幼稚園時代,結果有些人居然能想起幼稚園老師還有坐在旁邊的小朋友的名字,而這些都是他們平時再怎麼想也想不起來的。

 

  催眠甚至能讓人恢復半昏迷狀態下的記憶。1960年代,南非的李文森(B. Levinson)曾做過如下實驗:他要麻醉科醫師在將準備接受手術的病人麻醉後(腦波圖顯示病人已進入深度麻醉狀態中),說:「病人的臉色不好,他的嘴唇太藍,請多給他一些氧氣……好了,現在好了。」 手術後,李文森將病人催眠,要他們回憶手術時的情景,結果十個中有四個居然能回想起麻醉科醫師所說的話。

 

  催眠為什麼能讓人產生這種神奇的回想力呢?有一種說法認為,人們過去的種種經驗事實上都在腦紋裡留下了痕跡,遺忘或想不起來主要是缺乏適當的抽取媒介,法國小說家普魯斯特曾在其小說巨著《追憶似水年華》裡,精彩地向我們敘述他如何利用一杯茶、一塊海綿蛋糕的味道「勾起」無數童年往事的過程。

 

  而催眠又比小說家的稟賦更為敏銳。打一個簡單的比喻,我們的大腦或心靈其實有好幾個意識頻道(譬如清醒、睡眠、做夢等),在平時,主導我們的是清醒的意識頻道,而催眠則讓我們進入「意識轉變狀態」中,催眠師扮演「調頻者」的角色,他像調整收音機般調整受催眠者的意識頻道,當他說「回到你小學第一天上課的教室裡」時,彼時的情景就可能浮現在受催眠者的眼前,甚至還表現出那個時候的言行舉止。

 

  但這只是部分的故事。(待續)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