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analytic-theory-9-638.jpg

 

  上面所舉只是較淺的例子,面對更複雜的作品,或作者以夢樣的晦澀及象徵來掩護他真正的意圖時,我們就要藉助精神分析的理論(本章專指佛洛伊德的理論)來加以分析,這種分析也就必然將「臨床診斷法」帶入文學批評的領域,而讓不熟習於精神分析理論的人感到陌生、突兀,甚至無法接受,因此我們有必要對佛洛伊德的理論做一個概略的介紹。

 

  佛洛伊德嘗試為人類複雜的心靈做一「科學性的規劃」,在他的理論中,人類的心靈有兩種結構方式,從行動(包括思想、感情)方面來考慮時,它可分為潛意識(unconsciousness)、前意識(preconsciousness)及意識(consciousness)三個層面;從人格方面來考慮時,它可分為原我(id)、自我(ego)及超我(superego)三個領域。

 

潛意識、前意識與意識

 

  佛氏認為,人類心靈的結構猶如冰山,浮在海面的可見部份即是我們的「意識」,它只是冰山的一小部分而巳;而冰山更大的部分則藏在海面之下,那就是我們的「潛意識」,它是我們無法「意識」到的意識,因此是我們無法控制的。「潛意識」又可分為兩種,一種雖然潛隱但易再度變為意識的稱為「前意識」,就好像冰山在退潮時,又能從海底浮出海面的一小部分,而位於底層,「轉變不易,只有使用相當的精力始能再起,或根本不再出現的」,才稱為「潛意識」。

 

原我、自我與超我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心靈三我中的「原我」,完全屬於潛意識的範圍,它是「原慾」(libido)的貯存所,它的功能在於滿足基本的生命需求,依「快樂原則」(the pleasure principle)來滿足本能的需要。它像是一團巨大而無形的火球、一股盲目的推動力量,它沒有意義或類似理性的力量,「不知價值,不明善惡,不懂道德」,像心中的惡魔,只關心如何來滿足本能的需要。

 

  「自我」一部分屬於意識範圍,一部分屬於前意識與潛意識範圍,但它通常被認為是「意識之心」。它是內在世界與外在世界之間的仲裁,依「現實原則」(the reality principle)來節制「原我」的本能衝動。佛洛伊德說:「自我代表理性與審慎,而原我則代表不受約制的狂熱。」

 

  「超我」則一部分屬於意識,而大部分卻屬於前意識範圍,它是「一切道德自制的代表,止於至善的擁護者,簡而言之,它相當於人類生活中所謂高尚的東西」。它像一位檢查官,依「道德原則」(the morality principle)來維護良知與自尊,它可直接透過「自我」,抑制或禁止「原我」的衝動,將不受社會歡迎的本能需求,予以阻斷或推回潛意識裡。

 

《西遊記》與《青年善士布朗》中的心靈

 

  人類的心靈是抽象的「東西」,若再將它分成三個層次或三個領域,豈不更加抽象?其實,在繪畫及文學作品裡,不乏「具象化」的實例,下面我們就舉幾個例子,一方面是幫助讀者了解,一方面也是為了印證佛洛伊德的理論。

 

  吳承恩所著《西遊記》,在我國是一本膾炙人口的小說,書中的唐三藏,即代表依「道德原則」而行事的「超我」,孫悟空代表依「現實原則」而行事的「自我」,而豬八戒則代表依「快樂原則」而行事的「原我」。到西天取經就好比要完成人生的一大目標,單靠「超我」(唐三藏)和「原我」(豬八戒)都不足以成事,主要靠的還是理性的統制者「自我」——孫悟空,才能腳踏實地,救厄解危,完成目標。

 

  霍桑(N.Hawthorne)的小說《青年善士布朗》也是一個相當有趣的例子,故事大要是說青年善士布朗在某天日落時分告別他的妻子信心(Faith),離開他們所住的村子,到黑暗的森林中與撒旦共渡一夜,雖然他在緊要關頭,抗拒了魔鬼的誘惑,但在第二天清晨回到村莊後,心靈卻再也沒有恢復平靜,他迴避妻子信心,不時想起那夜在森林中的罪惡頌歌,最後抑鬱以終。

 

  從佛洛伊德的觀點來看,做為社會與道德秩序所在的村莊,相當於清明的意識,也可說是「超我」的代表;而充滿狂野與激情的森林,則等於潛意識的黑井,也可說是「原我」的代表。主角布朗本人,則是這兩大相反勢力之間的斡旋者,乃是「自我」的代表,但這個「自我」比起《西遊記》中的孫悟空力量薄弱多了,而「原我」和「超我」又比豬八戒及唐三藏要頑強得多,因此,「自我」就遭致潰敗的悲慘命運。

 

  我們再打一個比喻,「超我」可使我們成為天使,「原我」會讓我們淪為禽獸,而居間協調的「自我」則可使我們成為健全的人類。對佛洛伊德來說,成為健全的人類才是首要之務,所以他說精神分析的目的是在「強化自我,使自我更能獨立於超我;並開拓自我的領域,讓它及於原我的窩巢。」(待續)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