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anxuan-04-02x.jpg

 

  英國倫敦的肯辛頓王宮,從十七世紀以來一直是英國王室的住所,如今已開放參觀,其中有一個房間陳列了已故王妃戴安娜生前義賣出去,後來又被捐回來做永久展示的十四件禮服。熱心公益的戴安娜王妃為了贊助非洲饑兒、愛滋病患而多次義賣她的衣飾,讓人感佩;但這樣的義舉,並非現代才有,更非西方人專利。

 

  在北宋劉斧的《青瑣高議》裡,就有一則楊貴妃義賣酥襪的記載:大意是天寶十三年秋天大雨成災,百姓流離失所,在楊貴妃的建議下,唐玄宗命令司衣合拿出十套衣物捐給長安左右街的佛寺義賣,將義賣所得充作佛事供養的費用。當時有一位從廬山到長安來求戒法的和尚常秀,捐出所帶錢財,買得楊貴妃的一雙酥襪。

 

  後來,這雙酥襪落到喜歡「徵求故事,搜羅遺物」的溫州州牧李遠手中(他用「十萬錢」為謝禮換得,從「買賣」的觀點來看,這雙酥襪似乎比其他古董都更值得收藏與投資)。

 

  其實,關於楊貴妃的酥襪,古書裡還有不少記載,譬如唐朝李肇的《國史補注》提到,楊貴妃在被賜死於馬嵬坡梨樹下後,附近一家酒鋪的老婦得到她遺留的一隻錦襪,這位老婦很有生意頭腦,她以「貴妃遺襪」為號召,過客想要觀賞把玩,「索價一百錢」,老婦因此而財源滾滾,成了富婆。

 

  和寫《長恨歌》的白居易同代並齊名的詩人劉禹錫,在《馬嵬行》一詩裡也提到:「履綦無複有,文組光未滅;不見岩畔人,空見淩波襪。郵童愛蹤跡,私手解盤結;傳看千萬眼,縷絕香不歇。」想來在楊貴妃死後,馬嵬坡已慢慢發展成一個著名的觀光景點,劉禹錫不僅到此一遊,而且還花錢賞玩了楊貴妃的淩波襪。

 

  至於這個「淩波襪」是否就是前面那位酒鋪老婦手中的「錦襪」已不可考,甚至是真是假也不得而知,我們只知道在中唐以後,馬嵬坡已有這樣的一個「美人遺物展」,而且非常熱門。這比起英國倫敦肯辛頓王宮的戴安娜王妃遺物展,規模雖然小很多,但「傳看千萬眼」,卻別有一番來自民間的活力與野趣,同時更透露中國老百姓很早就知道如何搞「文史搭台、經濟唱戲」的活動。

 

 

  為什麼大家喜歡觀賞、搜購、把玩名女人的貼身衣物?除了緬懷紀念、發思古之幽情外,可能(特別是男人)還摻雜有更微妙的心理因素。《唐才子傳》說李遠在獲得楊貴妃的一雙酥襪後,常拿出來與友人一起玩賞,並自言:「僕自獲淩波片玉,軟輕香窄,每一見,未嘗不在馬嵬坡下也。」把玩楊貴妃的酥襪,讓他心生遐想,不僅如臨馬嵬坡下,簡直就像在撫玩楊貴妃的纖纖玉足。

 

  但這並非筆者胡亂猜測,因為《青瑣高議》就提到有一次他和校書李群玉在賞玩楊貴妃的酥襪後,各賦詩一首以抒情,李遠詩的後半段是:「輕相為著紅酥踐,微絢曾經玉指構;三十六宮歌舞地,唯君獨步占風流。」李群玉詩的後半段則是:「常束凝酥迷聖主,應隨玉步浴溫湯;如今落在吾兄手,無限幽情付李郎。」

  

  兩位男士的心猿意馬,躍然紙上。這其實是一種比較文雅的「戀物癖」。在歌德的《浮士德》裡,當浮士德無法得到馬爾卡麗狄時,他央求魔鬼:「請設法使我得到那個天使身上的東西吧!一塊觸過她胸部的布也好,她的吊襪帶也好,請賜給我當作愛的紀念品吧!」劉禹錫、李遠、李群玉諸君,還有那

些花錢賞玩楊貴妃酥襪的男人,多少都具有想藉此「一親楊妃芳澤」的隱密心理。

 

  前先年看到一則報導:一位男士在倫敦拍賣場上以高價購得007電影第一任邦德女郎所穿的比基尼泳裝,但不是要自己「玩賞」,而是要將它放在自己新開的餐廳內以「招徠顧客」。這又讓人想起當年馬嵬坡下那位酒鋪老婦的做法,儘管時代不同,東西方文化也不同,但人的心理和點子似乎沒啥兩樣。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