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由古堡改建而成的一家旅館裡,蘇三和數名旅人在點著蠟燭的長石板桌上共進晚餐。

 

  一個容貌古拙的樂師,彷彿來到古堡的吟遊詩人,坐在一幅有點褪色的壁畫前,邊彈三弦,邊唱著哀婉動人的情歌。蘇三猶如置身於中古時代,坐在他對面的一名中年女子,停下刀叉,出神諦聽樂師的彈唱。

 

  啊,她不正像是那幽居於古堡中,為一個漂泊騎士所許下的愛情諾言而傷神的貴婦人嗎?

 

  用完晚餐,蘇三和那名中年女子在角落裡喝咖啡,她是屬於那種自信而開朗的「快捷熟女」,自個兒四處旅行。

 

  「妳在尋找什麼嗎?」蘇三想起他在深喉谷所遇到的那個流浪漢。

 

  「我在尋找什麼?」中年女子露出一個嫵媚的笑容,說:「很多人以為我單身旅行是在尋找愛,其實我是在付出我的愛。但請不要誤會,我指的不是男女之愛,而是人與人間單純的愛。」

 

  於是,像個愛的宣教師,她開始向蘇三宣揚她的「人間之愛」。

 

  中年女子說她沒有結婚,以前經常感到苦悶、空虛,一再地自問:「我是誰?」「我到底在做什麼?」但所有的答案都讓她失望,直到有一天,她想到一個答案:「我是被愛的,被上帝所愛,被父母所愛,被情人所愛,被親戚朋友所愛。」她的心中立刻感到充實而溫暖。

 

  然後,這個答案很快又衍生出另一個答案:「我是愛人的,不只愛上帝,愛父母,愛情人,愛親戚朋友,還愛萍水相逢的人。」付出愛比接納愛更讓她感到充實與溫暖。

 

  「愛是一個人所能擁有的最神奇的財富。愛跟金錢完全不同,金錢是要先擁有才能付出,而愛卻是要先付出才知道自己擁有。金錢會因付出而減少,而愛卻因付出而增加。」中年女子說。

 

  「所以,愛不必節儉?」蘇三問。

 

  「對,不要像守財奴般吝惜你的愛。你付出越多的愛,就會發現自己擁有越多的愛,它好像一股源源不絕的活泉,這是我的親身經驗。」

 

  本以為她只是一個渴望愛情的怨女,蘇三為自己原先的想法感到羞愧,他不禁囁囁地說:「妳是我見過最美妙的女人。」但也許他很少這樣讚美女人,竟又加上一句:「我不是在巴結妳。」

 

  中年女子嫣然一笑,很自在地說:「只要你心中有愛,你就會相信對方所說的是出自一片真心。」

 

  於是,在古堡的燭光中,蘇三心裡也有了充實和溫暖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