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的一年和一天都一樣長,但一生卻有長有短,最讓人遺憾的莫過於英年早逝。如果可能,誰不希望能活得久一點呢?最好能像傳說中的彭祖活八百歲。但對彭祖的長壽,莊子卻一點也不羨慕,因為他說:

世上沒有比夭折的嬰兒更長壽的,而彭祖卻是短命的。

  彭祖若和以八千年為一個春季、八千年為一個秋季的上古大椿樹相比,的確是短命的。但莊子將它和「沒有比夭折的嬰兒更長壽的」相提並論,不僅要打破我們對壽命長短、時間久暫的執念,還想更進一步超越它。

  不管你活幾歲或一件事經歷的時間多久,它都可以說是很長的,但同時也是很短的。就像愛因斯坦所說「當你和一個漂亮的女孩坐在一起兩小時,感覺上好像只有兩分鐘;但如果坐在熱火爐上兩分鐘,感覺上就好像有兩個小時」,重要的不是客觀時間的長短,而是你在這段時間內的經歷給你的主觀感受。如果每天都在那裡呆坐,乏善可陳,那像彭祖一樣活八百歲又有何意義?但如果活得多采多姿,每天都高潮迭起,那像亞歷山大大帝一樣只活三十三歲,其實也很夠了。如果你能善用每一天,把每一天都看成是一個具體而微的人生,那一個月就彷彿經歷了三十個人生。

  唐朝有一位知名禪師叫馬祖道一,當他病得很重時,寺院管理人來探病,問他身體如何,馬祖禪師說:「日面佛,月面佛。」在佛教故事裡,日面佛的壽命是一千八百歲,而月面佛的壽命則只有一天一夜。馬祖禪師的這個回答,禪門有很多解釋,而其中一個就是在反映莊子的觀念──「我覺得我好像已經活了千百年,但又覺得彷彿只存在一瞬間」、「你說我命在旦夕也可以,說我能活得長長久久也可以。」

  像這樣,如果能兼容並蓄這兩個看似矛盾的觀念,不僅有助於擺脫對壽命長短的執念與憂思,而且能讓我們形成一種深刻的生活哲學。印度聖雄甘地在談到生活與學習時,曾說:「像你明天就會死一般生活,像你能永遠活著般學習。」這跟馬祖禪師與莊子的觀點其實非常類似:想到壽命很短,那你就應該好好珍惜每一分每一秒;想到壽命很長,那你就應該好好為人生做規劃和準備。這是一種非常開朗、積極、明智而又灑脫的生活態度,而它只有在體認時間的相對性,並進而超越它,對時間的長短與久暫等價齊觀、兼容並蓄時,才能真正獲得。

  另外,時間也有它的先後順序,譬如每天總是清晨、中午、夜晚依序而來;每個人也都是從童年、青年、壯年,然後邁入中年和晚年;大家也因此對不同階段的時光賦予不同的評價,越容易逝去的似乎就顯得越珍貴,但這種價值差別觀也是莊子要打破的。就像前面所說:「以道觀之,物無貴賤」,萬物如此,時間也是如此。時間就是時間,不管什麼時間,都不應有貴賤之別。「一日之計在於晨」、「千金難買少年時」之類的格言原是要勸人珍惜清晨與少年時光的,殊不知卻成了很多人在過了午後或進入中年就悶悶不樂的原因,因為他們覺得一天或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已經一去不回了。

  只有打破這種價值差別觀,從時間的「相對論」進入「齊物論」,認識到晚上與清晨的時光同樣可貴,老年歲月跟青春年華同樣值得珍惜,貌美如花的少女和雞皮鶴髮的老太婆是兩個「獨立而永恆」的存在,各有其迷人之處,我們對生命歷程中的種種才能有更美好與深邃的感受。  

 

天下……莫壽於殤子,而彭祖為夭。(齊物論)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