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送來一盒月餅,包裝非常精美,看了都捨不得吃。看著看著,忽然想起莊子,如果能穿越時空,把這盒月餅轉送給莊子,不知他會有什麼反應?

 

  首先,他很可能會對現代月餅禮盒的精美包裝皺起眉頭,因為他認為這些精美包裝正是他所說的「駢拇枝指」和「附贅縣疣」。《莊子.駢拇篇》有段話說:

 

  「駢拇枝指,出乎性哉!而侈於德。附贅縣疣,出乎形哉!而侈於性。」

 

  翻成白話是:「併生的足趾和枝生的手指,是出於本性嗎?卻超過了應得。附生的肉瘤是出於形體嗎?卻超過了本性。」現在有很多東西都走精緻路線,特別是商品的包裝愈來愈精美,一盒月餅打開來,要拆解五六層包裝,才能吃到真正的月餅。那些包裝之細膩、精美與巧思雖然讓人讚嘆,但卻是不必要的「多餘之物」。我個人的經驗是包裝精美的月餅通常不好吃。

 

  在好不容易打開月餅禮盒,拆解開層層包裝,看到月餅,將它送到嘴邊,嚐了一口後,莊子可能又皺眉,也許覺得月餅太甜、太複雜,這又讓人想起《莊子.天地篇》的另一番話:

 

  「且夫失性有五:一曰五色亂目,使目不明﹔二曰五聲亂耳,使耳不聰﹔三曰五臭薰鼻,困惾中顙﹔四曰五味濁口,使口厲爽﹔五曰趣舍滑心,使性飛揚。此五者,皆生之害也。」

 

  對原有事物的過度包裝、精緻化與矯飾,這些看似在「提升」事物品質的作為,在莊子眼中不只是多餘的,更是禍害,因為它們讓事物失去了真性,也讓我們的感官受到惑亂,在感覺上變得遲鈍失真。譬如月餅,一些精緻月餅會在餡裡加上珍貴的藥材、配料、甚至金箔等等,看似功夫到家,卻反而讓月餅失去了它的原汁原味。

 

  但莊子的意思也不是月餅或其他東西都不必包裝、不加任何配料,都要簡而又簡,採「極簡主義」。如果簡約過了頭,遠離事物的原貌與性命之情,同樣是在扭曲自然。《莊子.駢拇篇》:

 

  「鳧脛雖短,續之則憂;鶴脛雖長,斷之則悲。故性長非所斷,性短非所續。」

 

  翻成白話是「野鴨的小腿雖然短,續長一截就有憂患;鶴的小腿雖然長,截去一段就會痛苦。事物原本就長的,不可以隨意截短;原本就短的,也不可以隨意續長。」

 

  什麼都力求簡單,簡而再簡,其實也是另一種過度。不必要的精緻、不必要的大、不必要的高,固然是多餘,但不必要的粗糙、不必要的短、不必要的小,同樣是多餘。莊子主張的「不失其性命之情」──不要違背事物的自然性質,在這個把精緻與簡約都視為高雅時尚的當今社會裡,特別值得我們深思。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