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第十種也是最新的夢觀稱為「程式派」,這一派以專研「人工智能」的紐曼(T.Newman)及伊凡斯(C.Evans)為代表。

 

  人腦就像一部高度精密的資訊處理機,它和電腦有很多類似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基本的不同。資訊處理機的靈魂是程式(program),電腦的程式是由人輸入的,而人腦的基本程式是蛋白質分子根據DNA(遺傳因子)的指令謄寫在腦紋上的,但隨著資訊的累積及變化,為了應付一些新的情況,都需要修改、增刪舊有的程式。

 

  電腦要修改程式,還是由人操作,先暫時中斷電腦與外界的聯繫(off-line),然後叫出舊程式,由人做必要的修改、增刪。而人腦如何修改程式呢? 紐曼及伊凡斯認為,入睡後是人腦「自行修改」程式最適當的時機,因為此時它也與外界暫時中斷聯繫。

 

  人腦利用這個時候,叫出原有的程式(個人的行為反應模式),根據最近所發生的情況(生活經驗),加以修改、增刪,而神經細胞在比對資料、修改程式時的「放電」,有部分被意識心靈所捕捉,它們就成了夢境。

 

  這種看法的佐證之一是,只有較高等的動物(如哺乳類)才會作夢,會作夢的動物,牠 們的行為也都較具有彈性,也就是說牠們可以「修改」遺傳基因所規劃的「行為模式」(程式」,而作夢就是在「修改」這些程式。

 

  「刺激派」、「幻覺派」、「清掃派」和「程式派」這四個派別可以統稱為「唯物夢觀」,除了「程式派」外,其他三派都認為夢是「無意義」的。

 

  對夢的看法派別繁多,正表示沒有一種派別可以圓滿解釋那代表「另一種人生」的夢境,我們最好兼容並蓄。筆者在接下來的介紹裡,也將會「因夢制宜」,以不同的派別來解釋不同的夢例。

 

  在這些派別裡,認為「夢是無意義」的雖佔少數,但卻也有不容忽視的論點,而主張「夢是有意義」的雖佔多數,但有不少說法在今日幾已成為「失去意義」的歷史殘跡。夢到底有沒有意義呢?實在是個難以精確回答的問題。但筆者必須先在這裡向讀者諸君表白,我會花相當長的時間來寫這些文章,顯然認為「夢多少是有意義的」,最少認為「夢是相當有趣的」。

 

  「意義」是個「哲學」問題,而非「科學」問題,說夢「毫無意義」或「作夢是為了遺忘」,即使其中含有部分殘酷的真實性,但卻讓人難以接受,因為這就好像在說「人生毫無意義」或「出生是為了死亡」般。 夢就像真實人生一般,它有沒有意義,我們只有走到最後才知道。希望這本探討「另一種人生」的書,到最後也能幫助你找到你想要的答案。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