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第九種夢觀稱為「清掃派」,這一派以克利克(F.Click,他因發現DNA的分子結構而獲得諾貝爾獎,後來改行闖進腦神經生理學的領域)為代表,可以說是前述幻覺派的引申。

 

  網狀結構在睡眠中引起上層神經細胞的放電多少是盲目的,克利克進一步指出,這種神經細胞的興奮乃是在清掃神經通道時,對「廢物資訊」的反學習,它就好像忙碌的醫院在下班後,清潔工開始出來清掃走廊一般。

 

  在入睡後,腦幹發出刺激,激揚起神經通道上的塵埃,這些被激揚起來的塵埃在神經通道上亂舞,前腦將這些「亂舞的塵埃」(不協調的神經訊息)編織成荒謬的夢境,然後自腦中掃除,夢成了我們對這些「廢物資訊」最後的一瞥。

 

  因此,克利克認為,夢並非如佛洛伊德所言是「通往潛意識的輝煌大道」,而是「大腦的吸塵器」,作夢並不是要「提醒」當事者什麼,而是為了「忘記」。對一再發生的夢境,克利克認為那就好像「神經捕蠅紙」般,沾在神經細胞上的塵埃,一如沾在神經捕蠅紙上的蒼蠅,一再奮力地想脫逃,結果就反覆被編成同樣的夢境。

 

  其實,自古以來,就有不少懷疑論者認為夢是「人類精力對芝麻小事的無謂浪費」,我們最好「忘記」它。譬如古羅馬的哲學家西塞羅(Cicero)就說:「夢不具任何光榮或尊崇的性質,讓我們拒絕夢......因為它壓抑我們的理智能力,而且引誘所有人進入無比的愚昧無知中。」克利克可以說是用腦神經生理學的語彙在說同樣的話。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