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經過冗長的聽證會後,梅爾法官做出了他的判決。他在判決文裡說:「對脫離肉體的靈魂提出科學性證明的研究……以結合醫學科學、精神醫學及心理學之力共同為之最佳,且由阿利桑那州鳳凰城的貝羅神經學研究所來負責執行最佳。」

 

  但這個判決立刻引起其他學術團體的不滿,他們又提起上訴。四年後的1971年,阿利桑那州最高法院駁回了梅爾法官的判決。駁回的主要理由是:遺囑人奇德顯然認為靈魂是一個「分離的實體」,不管它是什麼,「靈魂」很清楚地不是人體神經系統的一部分。

 

  梅爾法官無奈,在經過一番推敲後,遂又將那筆近30萬美元的遺產改判給對幽靈、靈媒、靈魂出竅、瀕死經驗做過多年研究調查的「美國靈學研究會」,請他們提出計劃,繼續進一步的科學研究。

 

  這件靈魂公案雖然好不容易落幕了,但直到今天,還沒有人或學術機搆能提出「靈魂存在的科學性證明」,大家還是「繼續在研究」。

 

  從以上所舉20世紀的三大公案———美國的「尋找布萊娣·墨菲」、「梅爾法官的靈魂聽證會」還有英國的「伊凡絲的七個前世」,我們對靈魂或前世存在與否的爭論可以獲得如下初步的印象:

 

  它是一個非常能抓住人心的社會性議題。在高度科技化的今天,雖然越來越少人在公開場合談及靈魂,但它卻一直被秘密地相信著,只有當一個暗示靈魂或前世存在的事件出現後,我們始能從它的爆發性及大眾的狂熱窺知其威力。這種狂熱並不全然來自信仰,它更可能在反映多數人對生命異象的好奇,他們需要一種解釋,而最先出現於大眾傳播媒體且受熱烈歡迎的必然是說它已「證明」 或暗示靈魂存在的解釋。它的受歡迎除了因它契合人們「恐懼死亡」 與「渴望不朽」 的深沉心理外,多少也是在表達人們對唯物科學所描繪的「人之本質」 所帶給他們的失落和不滿。

 

  但隨後必然出現翻案文章。有人重新調查及解讀事件的始末,發現它不僅沒有原先所說的那樣「神奇」,而且還隱瞞了部分真相,於是他們提出另一種解釋。有的事件因此而得以水落石出,有的則演變成信念或意識型態的爭執,雙方都以太少的證據說了太多的話,而且因為其他勢力——譬如宗教或利益團體的介入,更使得真相如墜五裡霧中。

 

  最後,科學家登場。他們說他們「正在研究中」,但目前研究的不是「靈魂」,而只是想對各種生命異象提出合理的科學性解釋。這些研究大致有兩個方向:一是以現有的科學知識和方法,對生命異象提出解釋,它也就是科學史學家孔恩(T.S.Kuhn 所說的「解謎活動」,在這種努力下,大多數看似神秘的異象都獲得了合理的解釋。一是嘗試提出新的假說來解釋仍讓目前科學理論束手無策的少數異象,它也就是孔恩所說的可能的「革命前奏」。但是不是能導致「真正的科學革命」還有待考驗,而且這些新假說五花八門,「靈魂存在」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對靈魂或前世存在與否感到好奇與興趣乃人之常情,但作為一個心靈開放、態度務實、理性與感性兼具的現代人,他的好奇與興趣絕不能只止於片面、單元化的資訊吸收,而應該更敞開心胸、放大眼界,吸收更多元的資訊,聽聽曾經投入這個領域的各路科學家們怎麼說。真理是越辯越明,但在真理未明之前,生命的智慧永遠留給掌握最多資訊、然後再做出判斷的人。(待續)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