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將第六種夢觀稱為「洞識派」,它以榮格的分析心理學為代表。榮格亦認為夢是潛意識心靈的顯影,但他認為人除了有來自個人經驗的「個體潛意識」外,還有「集體潛意識」。

 

  「集體潛意識」可以說是來自祖先的共同「精神遺產」或「種族記憶」,它出現在古老的神話中,也再顯於今人的夜夢裡,所以他說:「神話是民族的大夢,而夢則是個人的神話」,這些神話般的夢,經常與日常生活經驗無關,它的目的也不是要滿足卑污的願望,而是要對我們在現實生活裡所面對的難題帶來啟示,或提醒被我們所忽視的一些重要問題。

 

  因為潛意識具有比意識更寬廣的視野,能對偏狹的意識產生「補償作用」,所以夢常表現出潛意識的「洞識力」。 榮格和佛洛伊德的差異,就像亞里斯多德和柏拉圖的不同,亞里斯多德認為我們在睡眠時,不僅能「更精緻地觀察到微妙的身體變化」,而且思及行動的計劃與原則,「比白天時更能清楚的透視它們。」

 

  古往今來,有不少藝術家和科學家(甚至諾貝爾獎得主)從夢中得到「創造靈感」的美談(詳見第十章),他們所展現的可以說就是這種「潛意識的洞識力」。

  

  「日思派」、「情結派」與「洞識派」這三種派別可以統稱為「唯心夢觀」,它們都認為夢主要是一種「心理運作」,「情結派」與「洞識派」其實是「日思派」的分殊化與深度化。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