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之島的午後。陽光照著漁港裡漁船的船桅、碼頭邊整理漁網的漁婦、廟埕前捉迷藏的小孩。蘇三和小說家坐在能俯望整個漁村的小丘上。

 

  「你為什麼寫小說呢?」蘇三問。

 

  「我的一個前輩說,小說是為了讓人能更享受生活,或者更忍受生活。這不只是對讀者而言,對我自己也一樣。我寫小說,主要是想讓自己能更享受生活,或者忍受生活。」小說家說。

 

  在知道小說家已經寫了二十幾本小說後,蘇三有點好奇地問:「一再寫小說,是不是會對真實世界和想像世界產生混淆?」

 

  小說家露出一個曖昧的笑容,說:「什麼是真實呢?有人說心靈才是唯一的真實。小說並不完全是無中生有的想像,它是心靈對現實的一種再修飾或者再創造,讓生命能更符合我們的心意。有時候,想像的東西比真實的東西更讓人覺得真實,因為那才是心靈所熟悉的東西。」                       

 

  蘇三覺得小說家說得有點玄,他陷入了沈默之中。

 

  「那你為什麼外出旅行呢?」這回換小說家發問。

 

  「我想尋訪輕盈之道,還有人間飛翔的知識和技巧。等到我獲得了這些,我就要開始過真正的生活。」蘇三毫不隱瞞地說,臉上也露出期待的神色。

 

  小說家聽了,不禁失笑。

 

  「這有什麼好笑?」蘇三感到輕微的惱怒。

 

  「很多人都說只要如何如何,我就要開始過真正的生活。但這一天,這真正的生活,卻永遠是在未來,而且可能根本沒辦法兌現。」

 

  的確。蘇三認識一個人,以前老是說「只要我有一千萬,我就可以過真正想過的生活」,但在有了一千萬,買了別墅後,又說「只要我再有一千萬,我就可以過真正想過的生活」。                             

 

  「我覺得你才是真正混淆了真實和想像哪!」小說家說:「你把『真正的生活』放在未來,但未來卻只是想像。而且,既然在以後才能有真正的生活,那豈非表示你現在過的不是真正的、真實的生活?難道你不知道此時此刻才是唯一的真實生活嗎?」

 

  蘇三為之啞口無言。

 

  「你要相信,你現在就已經真正地在飛翔,為什麼要等到以後呢?」小說家又站起身來,張開雙手向天說。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