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放寬視野,那麼一個人在催眠下所說出來的非現世經歷是否就是他前世回憶的爭論,其實只是「靈魂存在與否」 這個古老爭論中的一個環節而已。關於靈魂存在與否的爭論,似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爆發一次,而在大多數情況下,爭論的雙方通常只是在各說各話、各信所信;然後在現實生活的壓力下,它又慢慢消褪、沉澱,等待下一次的爆發。

 

  1967年,美國阿利桑那州鳳凰城的梅爾法官承辦了一樁非常棘手的案件:該州的採礦工人奇德在失蹤15年後被判「法定死亡」,他所遺留的股票在這段期間內暴漲成將近30萬美元的遺產。奇德生前預留的遺囑交待他的遺產「將用來研究肉體死亡時離開的靈魂,或對此的科學性證明」。讓梅爾法官頭痛的是,他必須裁決要把這筆錢交給誰。

 

  「靈魂」在一夜之間,成了一個有著巨額賞金的法律問題和科學問題。

 

  在經過報紙和電視披露後,梅爾法官一共接到134封聲稱能「證明靈魂存在」 或與此相關的申請書。申請人來自各個領域,包括靈媒、牧師、作家、醫師、科學家等,而他們的說辭也千奇百怪:

 

  一位來自加州的婦人說,在19675月,奇德的靈魂曾數次出現在她的臥室,當她要來鳳凰城時,奇德的靈魂還注視她好一會兒,然後變成一道白光逸出天花板。另一位來自印第安那州的靈媒則說,她在一次降靈會裡接觸到奇德的靈魂。而一位來自普林斯頓的牧師則告訴梅爾法官,法國的戴高樂總統是拿破崙轉世的,戴高樂之所以反對英國加入歐洲共同市場,是當年在滑鐵盧敗於威靈頓之手的前世記憶在作怪。這位牧師說: 「拿破崙經驗裡的憤恨情緒在戴高樂的下意識裡仍相當活躍。」 還有一位來自加州的女作家說,她和一位已死牙醫師的靈魂「被一束光勾在一起」,牙醫師的靈魂利用她大腿的痙攣來和她溝通(後來,她還在法庭上做了示範表演)。

 

  除了這些聲稱能夠通靈的特異人士外,這筆賞金的主要競爭對手是來自幾個學術團體:一個是就在鳳凰城的「貝羅神經學研究所」(Barrow Neurological Institute),它在腦神經方面的研究擁有國際知名度,該單位認為要研究「靈魂」就應該從大腦着手,而他們在這方面有相當的心得。另三個則分別是「美國靈學研究會」(American 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杜漢靈學研究基金會」(Psychical Research Foundation of Durham)及「紐約超心理學基金會」(Parapsychology Foundation of New York),這三個單位都聲稱他們是以科學方法來研究一向被主流科學所漠視的心電感應、靈魂離體、瀕死經驗、鬼屋等,這些才是研究「靈魂」 的正確方向。

 

  雖然這幾個學術團體都無法明確為「靈魂」 下定義,更不用說提出「靈魂存在的科學性證明」,但他們的爭辯很快演變成唯物論與唯心論的對壘。(待續)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