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凡絲回憶起來的前世雖然年代較為久遠,但因它意外地「修正」 了一項歷史錯誤,所以似乎比《尋找布萊娣‧墨菲》要來得更令人信服。但還是有人不以為然,而其代表就是威爾森(I.Wilson),他在《脫離時間的心靈》(Mind Out of Time)裡,對此提出了質疑及另外的解釋。

 

  威爾森舉了一個「英國靈學研究會」 (SPR) 在1906年所調查的案例:有一位C小姐在被催眠後,回憶起自己曾是理查二世時代的一名女子,名叫布蘭奇‧波林斯。值得注意的是她說她是當時撒利斯貝裡女伯爵瑪烏德(Maud)的密友,她對女伯爵的生活做了不少描述,而這些描述在比對歷史後,也都相當正確。而C小姐卻說,她從來就沒有讀過相關的歷史小說。

 

  SPR調查員在訪談C小姐的過程中,有一次提起了在降靈會中用來自動書寫(Automatic Writing)的占板(Planchett,以占板來自動書寫是西方的一種降靈術,類似中國的扶乩),C小姐同意用占板來和波林斯溝通。而在她和波林斯「筆談」不久後,調查員問她要如何查證她的前世故事,C小姐寫道:「去問E.霍特。」

 

  SPR追查後,發現E.霍特就是艾米麗·霍特(Emily Holt),曾寫過一本名為《瑪烏德女伯爵》的歷史小說。很顯然地,C小姐在小時候曾讀過這本小說(但現在卻忘了),因為她在催眠狀態下以波林斯描述的女伯爵生活,跟該本小說裡所說的幾乎一模一樣。

 

  威爾森認為,伊凡絲回憶起來的羅馬時代、法國及英國中世紀的一些歷史和風土,也可能是來自她以前讀過的小說、看過的電影等。這些已經被她的意識所忘懷的東西,在催眠狀態下又被勾起、再現,而被她誤認為是自己前世的經歷。

 

  威爾森還質問杜布森教授,約克一地有40間教堂,他「如何」 確認聖瑪麗教堂就是蕾蓓卡所說的「那一間」,而蕾蓓卡說她在Coney街目睹一個老猶太人被殺,但在12世紀,Coney街並不叫Coney街,而叫Cuninga街。另外,蕾蓓卡提到約克的一個「大銅門」(A    Big Copper Gate),但事實上,約克並沒有什麼「大銅門」,當時的銅門(Coppergate) 是一條街道的名稱。

 

  總之,威爾森認為伊凡絲的回憶雖然動人,但並不能「證明」那些就是她的前世。但很顯然地,威爾森的說辭並不像「布萊娣‧墨菲事件」中《芝加哥美國人報》的調查那樣具有說服力,在這個事件裡,人有前世的相信者顯然要比不相信者來得多。(待續)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