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灰.bmp 

冰島火山口的噴發如同鬼臉,讓人想起孟克的名畫《吶喊》

 

  孟克要描繪的的不只是被火山灰汙染的天空,更是他哀傷的心境。但當他不再哀傷時,他也就失去了感人的創造力。

 

  很多人都看過表現主義大師──挪威畫家孟克的一幅名畫《吶喊》(1893年),血紅色的天空、黑藍色的惡水、一座木造危橋、危橋上一個身穿黑衣、如骷髏般削瘦、張著空洞的雙眼和驚惶的嘴唇、用雙手捂住耳朵的男人……。陰森而又詭異的內涵,撩撥每個觀畫者的潛意識心靈,讓人不自覺陷入沈思,而產生一種奇妙的哀傷感覺。

 

  不久前,冰島艾雅法拉火山再度爆發,冰島海岸警衛隊機載雷達從空中捕捉到火山口噴發的照片,其中有一張活像驚恐的鬼臉,讓人不由得想起孟克《吶喊》畫中那個驚恐的男人。

 

  孟克的創作《吶喊》並非憑空想像,他在日記裡說:「我和兩位朋友在路上散步,太陽開始西沈,突然間,整個天空被燻成血紅色,火舌在藍黑色的水面舞動,我站在那裡,因恐懼而顫抖。就在此時,我感覺到一種永無止境的吶喊,正穿越過大地。」他用畫筆來描述此一特殊的觀感,結果就成了《吶喊》這幅名畫。

 

  美國德州州立大學的物理及天文學教授歐爾森在最新一期的《天空與望遠鏡》雜誌中撰文指出,1883年印尼喀拉喀托火山大爆發,火山灰飄洋過海,讓五千公里以外的北歐有半片天空在黃昏時呈現詭異的血紅色,孟克所看到的正是這種景象──被火山灰汙染的黃昏天空的景像。

 

 

  但孟克的《吶喊》絕非寫實主義的作品,看到同樣景象的另兩個朋友並沒有如他一樣「因恐懼而顫抖。……感覺到一種永無止境的吶喊,正穿越過大地」,孟克是觸景生情,他畫的是他的心境。其實,除了《吶喊》外,孟克早年的代表作像《不安》、《死亡的床鋪》、《吸血鬼》、《生命之舞》、《自畫像》等,也都有類似的調子,在在給人焦慮、無助、不幸、荒涼、沈悶、哀傷的感覺。而這些,似乎就是孟克本人心路歷程的寫照。

 

不安.jpg 生命之舞.jpg

孟克早期畫作《不安》     孟克早期畫作《生命之舞》

 

自畫像.jpg 孟克早期畫作《自畫像》

 

  孟克早年的生活相當不快樂,他母親在他五歲時死於肺結核,十四歲時,他又眼睜睜地看著大他一歲的姊姊死於同樣的疾病。後來,他父親和弟弟也先後過世,孟克一直生活在孤獨與恐懼中,患有嚴重的憂鬱症,當他從設計學校畢業,獲得表達其內心世界的工具和技巧後,姊姊和母親的死,就一再出現於他的畫作中。關於他的藝術創作,孟克曾說「我的藝術植根於一個的單純的省思:我為什麼和其他人不一樣?為什麼我在搖籃裡就受到詛咒?為什麼我沒有任何選擇就來到這個世界?」藝術創作成了他表白和宣洩心中苦悶的出路。

 

  孟克在四十五歲時,因陷入嚴重的憂鬱狀態,而住院了八個月,並接受電擊療法。但也許是治療過度成功,他出院後心情變得相當開朗,繪畫的風格也為之丕變,一掃過去陰鬱、沈重的氣氛,色彩變得輕快而鮮麗,有點馬蒂斯的風格。他一直活到八十歲才去世,後半輩子雖然生活愉快,但他在藝術史上的地位,主要是建立在早年那些感染濃厚憂鬱色彩的創作上。

 

 

晚期作品《在鐘與床之間》.jpg 孟克晚期畫作《在鐘與床之間》

 

  這似乎是一個弔詭。有人說「創作是苦悶的象徵」,沒有了苦悶,是否就會失去創作的衝動(特別是藝術創作),這當然很有爭論。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塞,就曾接受過六十次的心理治療,他那膾炙人口的《徬徨少年時》就是接受心理治療後,所做的自我分析產品,心理治療似乎讓他更深入瞭解內心的複雜世界。

 

  但有些藝術家卻是樂於與苦悶和瘋狂為伍。譬如日本作家夏目漱石對自己被視為瘋子,就絲毫不以為意,他在《文學論》裡說:「不過,因為神經衰弱而被視為是瘋子的我,卻因而寫出了《貓》、《漾虛集》,又發表了《鶉籠》。因此,我對神經衰弱與瘋狂深表謝意……,希望這種神經衰弱與瘋狂不要離我而去。」

 

  小說家卡夫卡和喬埃斯儘管內心萬般痛苦,但都不願接受心理治療,詩人里爾克在短暫嘗試後也放棄了,因為他怕當心中的「魔鬼」離他而去時,他心中的「天使」也將振翼而飛。也許這是個兩難,在孟克和他的画作上,我們看到的似乎就是這種情況。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