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觀園裡,林黛玉是最有才情的姑娘,但也是最難相處的女人,不只因為她的孤高,更因為她的多疑、猜忌,說話尖刻。

 

  譬如薛姨媽請周瑞家的將十二枝紗花送給諸位姑娘時,林黛玉在接到後問:「還是單送我一人的,還是別的姑娘們都有呢?」周瑞家的說「各位都有了,這兩枝是姑娘的了。」黛玉一聽,就冷笑說「我就知道,別人不挑剩的也不給我。」這種話實在很傷人,難怪林黛玉的人緣會不好。

 

  林黛玉的多疑與猜忌,一方面是來自她敏感的心性,但一方面也是因為她寄人籬下的處境,使她會特別在意別人對她的看法,並採取防衛的態度。譬如有一回她在窗外聽到一個老婆子罵說:「你這不成人的小蹄子!你是個什麼東西,來這園子裡混攪!」林黛玉以為是在罵她而肝腸崩裂,哭昏過去。但其實那位老婆子是在罵她的外孫女,根本不是在罵林黛玉。

 

  心理學家派克曾做過一個實驗:請選修同一門研討課的七個大學生,每人每個禮拜都分別描述他們對其他每位同學的看法,連續七個禮拜,結果發現,六個不同的觀察者對同一個人的看法有相當的差異性,那些不同的描述與其說是在呈現被觀察者的特質,不如說是在反映觀察者個人的特質。

 

  也就是說,每個人都把自己的心性或好惡投射到對方身上,譬如多疑的人特別容易發現對方的言行舉止有可疑之處。

 

  這就叫做「投射作用」。林黛玉因為生性敏感,兼又處境不利,一直存有別人會「瞧不起」她的心思,特別會去注意與此有關的蛛絲馬跡,結果就「證明」果然是如此,而更加深了自己的這種傾向。

 

  心性也許較難改變,但處境卻可以改變。《呂氏春秋》裡有個故事說:某人遺失了一把斧頭,懷疑是鄰居的孩子偷的,看那孩子的舉止、神色、說話,無一不是偷了斧頭的樣子,於是更肯定是他偷了斧頭。後來,那人在山谷裡找到了遺失的斧頭,改天再看鄰居的孩子,動作態度卻一點也不像小偷。

 

  如果林黛玉的處境能有所改變,增加她的自信心,心情開朗愉快,那她可能就不會那麼多疑、猜忌和說話尖刻。

 

  每個人都有他的心思,了解一個人為什麼會那樣做、那樣說背後的原因,是一種慈悲的智慧。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