慾望的虛像

 

  在「真實」與「想像」、「慾望」與「人生」、「心靈」與「肉體」之間,我們必須找到一個接合點。在性治療專家卡普蘭(H.Kaplan)的病歷檔案裡,有這樣的一位A夫人:在嚴格的天主教家庭中長大的她,表面上是個標準的賢妻良母,但內心卻有著不可告人的隱密性幻想。在和丈夫作愛時,她幻想伏在她身上的是一隻牛或一隻馬,或幻想自己被一群小流氓綁架輪姦。

 

  但有一天,在紐約的一條暗巷裡,她真的差點被一名暴徒強姦,就要成真的「美夢」卻使她驚惶、噁心;她抵死抗拒,總算幸運地逃出魔掌。事後,她覺得那簡直是一場恐怖的噩夢,她說:「如果有人真的要強姦我,我會殺了他。幻想使我熱情如火,但事實的痛苦卻使我冷若冰霜。」

 

  家教嚴格的A夫人,以「被迫從事性行為」的幻想來開啟她的快樂之門。在這些性幻想中,她從丈夫處獲得了甜美的快樂,但卻不願它們真的實現。「慾望」,就像我們透過一個針孔來觀測經由「折射」而形成的物體,它的「虛像」總是比「實體」來得龐大而魅惑!

 

「生命的另一條琴弦」被撥動了

 

  佛洛伊德認為,人類的文明部分來自「性慾的昇華」,這固然有它的道理;但性慾的發洩經常也讓我們發現自己體內原有一股洶湧澎湃的生命力,像生命的一扇窗口突然被打開,看到窗外是另一個五光十色的世界;或者像小說家勞倫斯(D.H.Lawrence)所說「生命中最隱密與黑暗的真實被觸動了」,而改變了整個人生。曼尼(J.Money)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生殖與性醫學專家,因為他工作的關係,有一位男士自動提供了他的「外遇經驗」給曼尼做參考:

 

  這位B先生相當不幸,因為他生來就有一種先天性的缺陷,陰莖出奇的短小,成年之後,勃起時只有五公分左右。基於明智的考慮,他和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結婚,他太太對性沒有什麼興趣,但對做一個賢妻良母卻有很大的渴望。三十五年來,夫妻兩人過著還算幸福美滿的婚姻生活。

 

  但有一天,B先生認識了一位令他怦然心動的女人,他「出奇制勝」地鼓起勇氣對這位女士說,她是否有興趣和世界上最小的陰莖發生關係,結果他和這個女人成其好事,「美夢成真」。有趣的是,B先生的工作竟因此而發生了變化:他是一個音樂家,原來擅長於莫札特式古典音樂的作曲;但在有了外遇之後,「生命的另一條琴弦」似乎被撥動了,而開始寫後史特拉文斯基式,充滿表現與象徵的現代音樂。他的「人」沒變,但「生命的內涵」卻改變了。

 

  後來,B先生為了不願破壞自己幸福的家庭生活,而結束那段婚外情,但同時也寫不出那種奇妙的現代音樂曲譜了。「生命的某扇窗」再度被關上;曼尼說:「也許我們失去了一個畢卡索」。

 

  文明是來自「無由發洩的性慾之昇華」,抑是「宣洩性慾後的酣暢」,有時候是很難釐清的。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