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CA2AJ9N6

 

  今年2008七月,在第三屆中國北京國際美術雙年展上,有一尊如人大小、裸露胸部和大腿的女子雕塑作品,吸引了觀眾和媒體的注意,立刻成為一個話題。其實在這個時代,以藝術為名的裸女作品多如牛毛,根本不會引起注意,這件名為「堆雲堆雪」的作品之所以能異軍突起,關鍵在於裸女披著清宮服飾,創作者李象群說「她」乃是赫赫有名的慈禧太后。酥胸圓聳、大腿雪白的慈禧當然比一般的裸女更讓人「心動」,更有趣的是,展出的慈禧雕像私處蓋著一條白色方巾,李象群表示原作並無此「遮羞布」,而是主辦單位因「觀眾舉報」,要求他加上的。這一「遮羞」,「半裸慈禧」就更成為藝術與色情交鋒的戰場了。

 

  李象群說他想藉「半裸慈禧」來表達自己對歷史的理解,這個理解是什麼我不太清楚。但根據我對藝術的理解,藝術家倒是經常藉觸犯禁忌來表達他對創作的理解。這又可分為兩個層次:一是理性為了眾人的福祉而設置種種界線或禁忌,藝術的價值在於感性的解放,觸犯禁忌是為了掙脫理性的壓抑性統治,和理性對話,並取得調和;一是觸犯禁忌很容易吸引眼球,引爆爭論,增加作品和藝術家的能見度與被討論的空間。

 

  「半裸慈禧」觸犯的禁忌是「裸體」,它也可以分為幾個層次:慈禧大腿上的遮羞布,讓人想起米開蘭基羅為梵諦岡教皇禮拜堂所繪的《最後審判》,壁畫中的人物原本多是裸體的,反映文藝復興時期對肉體美的崇尚,但到了教皇保祿四世時,卻覺得畫中人物的裸體不雅,而在其私處加上折綴的衣巾;到了嚴肅的「反改革時期」,又在若隱若現的衣巾處加繪褲子和裙子。作品中的裸體到底是藝術還是色情?不同的時代和不同的人顯然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要觸犯禁忌,自然就有人會出面遮羞。

 

  但禁忌的攻防線顯然不斷在後退,當裸體繪畫或雕塑層出不窮時,問題已不再是裸體,而是「什麼樣的裸體」。1863年,印象派畫家馬奈(E.Manet)畫了幅《草地上的午餐》,一個細皮嫩肉的全裸婦人坐在兩位衣冠楚楚的男人之間野餐,作品一展出,整個巴黎為之震驚,很多人斥之為「無恥的色情作品」。其實,馬奈這幅畫的構圖是模仿16世紀義大利畫家喬吉奈(Giorgione)的作品,大家接受喬吉奈的「裸女」,因為她古典得幾乎不存在於這個世界;而馬奈的「裸女」所以讓人震驚,因為她「太像街頭或鄰居的女人」,鮮活無比,容易挑起人們的性欲。「是否挑起性欲」也因此而成為分析藝術或色情的一個標準。

 

  但當各種寫實的裸體作品一再刺激觀眾後,問題也已不再是裸體如何逼真,而是「誰的裸體」。名人的裸體顯然比尋常男女的裸體更具震撼性,因為它能提供更大的「窺視」與「觸犯禁忌」的快感;而慈禧的裸體顯然又比西施的裸體更引人注目、也更會惹起爭論,不只因為慈禧的權勢大許多,也因為她距離我們比較近。「半裸慈禧」要觸犯的是這個層次的裸體禁忌。

 

  姑不論「半裸慈禧」是藝術還是色情,它都讓我想起女明星的「合成裸照」,只要將活色生香的裸體套上知名女星的頭臉,就能讓人「倍感刺激」;而網路裡更有不少以名人為主角或改編《紅樓夢》、《神雕俠侶》的色情小說,讀來是更讓人「色授魂與」。就我對色情的理解,這種觸犯禁忌純粹是為了滿足觀眾和讀者越來越大的欲望胃口,撩撥他們越來越麻木的神經。在這方面,有時候還真不知道到底是藝術模仿色情呢,還是色情模仿藝術?

 

註:本文原刊登於我在招商銀行《財富生活》月刊的「色與戒」專欄,談的是當時的一個藝術爭議話題,但類似的問題是一直存在的。

 

  今年2008七月,在第三屆中國北京國際美術雙年展上,有一尊如人大小、裸露胸部和大腿的女子雕塑作品,吸引了觀眾和媒體的注意,立刻成為一個話題。其實在這個時代,以藝術為名的裸女作品多如牛毛,根本不會引起注意,這件名為「堆雲堆雪」的作品之所以能異軍突起,關鍵在於裸女披著清宮服飾,創作者李象群說「她」乃是赫赫有名的慈禧太后。酥胸圓聳、大腿雪白的慈禧當然比一般的裸女更讓人「心動」,更有趣的是,展出的慈禧雕像私處蓋著一條白色方巾,李象群表示原作並無此「遮羞布」,而是主辦單位因「觀眾舉報」,要求他加上的。這一「遮羞」,「半裸慈禧」就更成為藝術與色情交鋒的戰場了。

 

  李象群說他想藉「半裸慈禧」來表達自己對歷史的理解,這個理解是什麼我不太清楚。但根據我對藝術的理解,藝術家倒是經常藉觸犯禁忌來表達他對創作的理解。這又可分為兩個層次:一是理性為了眾人的福祉而設置種種界線或禁忌,藝術的價值在於感性的解放,觸犯禁忌是為了掙脫理性的壓抑性統治,和理性對話,並取得調和;一是觸犯禁忌很容易吸引眼球,引爆爭論,增加作品和藝術家的能見度與被討論的空間。

 

  「半裸慈禧」觸犯的禁忌是「裸體」,它也可以分為幾個層次:慈禧大腿上的遮羞布,讓人想起米開蘭基羅為梵諦岡教皇禮拜堂所繪的《最後審判》,壁畫中的人物原本多是裸體的,反映文藝復興時期對肉體美的崇尚,但到了教皇保祿四世時,卻覺得畫中人物的裸體不雅,而在其私處加上折綴的衣巾;到了嚴肅的「反改革時期」,又在若隱若現的衣巾處加繪褲子和裙子。作品中的裸體到底是藝術還是色情?不同的時代和不同的人顯然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要觸犯禁忌,自然就有人會出面遮羞。

 

  但禁忌的攻防線顯然不斷在後退,當裸體繪畫或雕塑層出不窮時,問題已不再是裸體,而是「什麼樣的裸體」。1863年,印象派畫家馬奈(E.Manet)畫了幅《草地上的午餐》,一個細皮嫩肉的全裸婦人坐在兩位衣冠楚楚的男人之間野餐,作品一展出,整個巴黎為之震驚,很多人斥之為「無恥的色情作品」。其實,馬奈這幅畫的構圖是模仿16世紀義大利畫家喬吉奈(Giorgione)的作品,大家接受喬吉奈的「裸女」,因為她古典得幾乎不存在於這個世界;而馬奈的「裸女」所以讓人震驚,因為她「太像街頭或鄰居的女人」,鮮活無比,容易挑起人們的性欲。「是否挑起性欲」也因此而成為分析藝術或色情的一個標準。

 

  但當各種寫實的裸體作品一再刺激觀眾後,問題也已不再是裸體如何逼真,而是「誰的裸體」。名人的裸體顯然比尋常男女的裸體更具震撼性,因為它能提供更大的「窺視」與「觸犯禁忌」的快感;而慈禧的裸體顯然又比西施的裸體更引人注目、也更會惹起爭論,不只因為慈禧的權勢大許多,也因為她距離我們比較近。「半裸慈禧」要觸犯的是這個層次的裸體禁忌。

 

  姑不論「半裸慈禧」是藝術還是色情,它都讓我想起女明星的「合成裸照」,只要將活色生香的裸體套上知名女星的頭臉,就能讓人「倍感刺激」;而網路裡更有不少以名人為主角或改編《紅樓夢》、《神雕俠侶》的色情小說,讀來是更讓人「色授魂與」。就我對色情的理解,這種觸犯禁忌純粹是為了滿足觀眾和讀者越來越大的欲望胃口,撩撥他們越來越麻木的神經。在這方面,有時候還真不知道到底是藝術模仿色情呢,還是色情模仿藝術?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