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es.jpg  

  「醫師,您一定要替我想想辦法,我快破產了!」

 

  一個微胖、三十開外的男子,在進門後就近乎哀求地說。

 

  佛洛伊德一頭霧水,他只能替人解決心理方面的問題,至於經濟問題嘛,找到他頭上來,即使他有心,也是愛莫能助。

 

  「我太太花錢花得很凶,而且都花在毫無意義的東西上頭。」男子抱怨說。

 

  聽那口氣,不只是心痛,而且還有點憤恨。佛洛伊德用筆輕敲桌面,讓這位自覺不幸的丈夫繼續發洩。

 

  「她一再買鞋子,幾乎光顧過維也納市內的所有鞋店,有時候一天要買上十幾雙,她買鞋子已經成為家裡最大的開銷,親友鄰居都知道她是個買鞋狂,但她卻冥頑不靈,一買再買,簡直是莫名其妙!」                                         

 

  「有很多女人都是以瘋狂購物來發洩她們對生活或者丈夫的不滿。」佛洛伊德提醒他。

 

  「不滿?」男子想了一下,用力搖頭:「哪有什麼讓她不滿的?您知道她現在有多少鞋子嗎?有好幾百雙!各種款式、各種顏色的都有,每天花很多時間去買鞋子、整理鞋子,而疏忽了對孩子和家庭的照顧。」

 

  「她什麼時候開始有這種癖好的?」

 

  「在和我結婚前就有這個癖好,只是我沒想到會這麼嚴重。我太太是不是有病?」微胖的男子到這時候才說出他的問題。

 

  鞋子,鞋子,瘋狂買鞋子!是對鞋子有異樣的迷戀嗎?佛洛伊德看過一些「戀鞋症」的病人,但都是男人,他們在做愛時,要妻子穿上鞋子,甚至熱情地去吻鞋子,好像鞋子是女性的另一個性器。但迷戀鞋子的卻是這個不幸丈夫的妻子,她要那麼多鞋子幹嘛?

 

  「那就請你太太來看我吧!」佛洛伊德說。

 

  幾天後,一個風姿綽約的年輕女性來到診療室,佛洛伊德注意到她穿著一雙粉紅色的半高跟鞋,款式非常高雅,正是那位快要讓她丈夫破產的買鞋狂女子。

 

  「我丈夫大概對您發了很多牢騷吧?」女子有點不好意思地問。

 

  「他說妳好像很迷戀鞋子呀!」佛洛伊德盡量讓氣氛顯得輕鬆一點。

 

  「迷戀鞋子?」女子輕輕搖頭,說:「不錯,我是買了很多鞋子,但其實我是想善待我的腳。」說著,不禁低下頭去看自己套在鞋子裡的腳。

 

  「這麼說,鞋子只是妳的腳的裝飾品囉?」

 

  「是呀!」女子說:「我覺得身上最可愛的地方就是我的腳了。」

 

  看起來這名女子不是戀鞋狂,而是個戀腳狂了。

 

  果然沒錯。進一步詢問後,女子說她每天都要花上好幾個小時用乳霜按摩她的兩隻腳,將腳趾甲修整得完美無缺,買鞋子只是她寶貝她的雙腳行為中的一環。

 

  「按摩妳的雙腳,會讓妳感到特別興奮嗎?我是指性方面的。」

 

  佛洛伊德所以這樣問,因為很多戀足症患者,讓他們迷戀的其實是跟腳有關的性經驗。譬如有一位男士,迷戀女人的腳和小腿,特別是如果女人能用腳踩在他身上,他就感到無比的興奮和滿足。在仔細詢問後,才知道他在少年時代到一年長友人家中,躺在地毯上,友人雙十年華的女兒挑逗他,故意在他面前撩起裙子,伸出一條腿在壁爐的火上烤。他激動地忍不住抱住對方的腳,按在自己的性器上,對方則將全身重量都放在那隻腳上,重重地踩住他的下體,而使他興奮得射出精來。以後,他就一直追求類似的快感,而成為一個戀足症者。

 

  但對這個問題,女子想一想,卻說:「好像沒有特別的關係。」

 

  佛洛伊德顯然是失望了,但也激起了他的雄心,他面對的是一個新的挑戰。

 

  「妳從什麼時候開始寶貝妳的腳?」佛洛伊德認為,她的「戀足」雖然跟其他患者不一樣,但其根源應該也是來自過去。

 

  「應該是很早吧!似乎從小就覺自己的腳很重要,要好好照顧它們。」女子說。

 

  只有挖掘病人的過去,才能解開謎團。於是在接下來的幾次面談中,佛洛伊德讓女子躺在長沙發上,回憶她的過去。越來越深入……。

 

  終於,她回到她最早的記憶裡,想起當她還很小時,媽媽生了一個弟弟。

 

  「弟弟有一根小雞雞,而我卻沒有……」女子像一個三歲小女孩般呢喃:「我檢查自己的下面,發現只有小小的一粒東西(陰蒂)。」

 

  每個人在孩提時代就開始了他的性探索,而發現男生和女生「下面」不一樣是最早的性發現,它對小小的心靈產生了意想不到的衝擊。

 

  「我滿心期待,以為那小小的東西能長成像男孩子一樣的陽具。但經過了很多年的時間,我才瞭解我的陰蒂是永遠無法變成陽具的。」女子說。

 

  「妳覺得很委屈,心裡很不平衡?」佛洛伊德輕聲問說。

 

  「我有一種幻滅感,後來,我想起來了,有一天,我的眼睛往下看,看到自己的腳,覺得它們比男孩子的陽具大許多,於是,我開始愛上自己的腳,對它們百般疼惜。」

 

  這就是她戀足症的根源。她以自己的腳來代替她所羨慕的陽具!

 

  佛洛伊德的腦中立刻浮現「陽具欽羨」這個字眼,這是他為了解釋男女心性發展過程的差異而創造的一個名詞(相對於女孩子的渴望擁有陽具,男孩子則有害怕失去陽具的「去勢焦慮」)。女孩子的「陽具欽羨」和隨之而來的幻滅,雖然都發生在童年時代,但卻對她們的心理和人格發展造成深遠的影響。

 

  女子對「陽具欽羨」這樣的說法並沒有太大的排斥,因為這正是她童年心理的寫照。只是她有點不解:「難道所有具有『陽具欽羨』心理的女人,都會像我這樣變成戀足狂或買鞋狂嗎?」

 

  「哦,不。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發展和命運。」佛洛伊德解釋說:「有些女性因此而變得認命、順服;有些則變得特別容易嫉妒和羨慕他人;有些則是去尋找陽具的替代品。」

 

  不用說,這位女子是屬於後者了。

 

  「但即使是尋找陽具的替代品,每個人所找的也不一樣。高明的是在社會上和男人一爭長短,普通的則是渴望擁有小孩(小孩是陽具的象徵),而妳的情況跟別人都不一樣,是我見到的第一個特殊例子,也許我還應該感謝妳呢!」

 

  病人是醫師最好的教科書。而越怪異的病人,就是越珍貴的教材。這是佛洛伊德在學生時代就耳熟能詳的一句名言。

 

  「看來我是無法在社會上和男人一爭長短了!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在自己的腳上作文章。」女子從長沙發上起身,低頭看著自己的腳,有點洩氣、又有點認命地說。

 

  「看來妳應該接受自己是個女人的事實,做個女人有什麼不好?為什麼要羨慕男人?」佛洛伊德開導她。

 

  女子不吭聲,似乎不太同意。

 

  「雖然人類社會不斷在進步,但我相信任何新的規則都抵擋不住一項事實:遠在男人能夠在社會上佔有一個位置之前,自然已經用美麗、迷人和可愛三個條件來決定一個女人的命運,女人最幸福的角色永遠是:年輕時是一個被崇拜的愛人,年長時是一個被寵愛的妻子。」佛洛伊德說。

 

  「這是誰說的?」女子好奇地問。

 

  「啊,是我年輕時,在追求我現在的妻子時,在寫給她的情書裡說的。」

 

  也許,人世間最珍貴的就是出於至誠的愛吧!夫妻之愛,還有親子之愛。

 

  「妳現在已經知道妳那怪癖的原因,它來自童年期陽具欽羨心理的固著,但那是幼稚而不切實際的,特別是妳的買鞋狂已經危害到整個家庭的經濟時,妳應該將對腳的關愛轉移到孩子和丈夫的身上。」

 

  這是佛洛伊德的建議。他的治療得到部分的成功,不久,這名女子說她終於停止了她那瘋狂的到處買鞋子的怪癖,但每天還是花不少時間去按摩和寶貝她的腳。

也許,那是對「陽具欽羨」的一種懷舊吧!

 

  (2000年,,收錄於《性偵探大師:佛洛伊德的愛欲推理》一書,野鵝出版社)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