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四十多年前,來台北讀大學的我,有一次到城中,在武昌街熙來攘往的騎樓下,看到一個擺書櫃賣詩集的清癯中年人,立刻被他所吸引。雖然置身於紛紜雜沓的環境裡,但感覺他是那樣的寧靜安詳,既不受打擾也不打擾他人,彷彿是個獨立的存在,但又與四周融合為一,成為街景的一部分。經人告知,才曉得他就是詩人周夢蝶。

  後來因好奇而讀了他的一些詩。既然姓周名夢蝶,則愛以蝴蝶入詩,且頗有道風禪味,也是意料中事。不過我還是直覺地認為他的枯瘦冷寂不若莊子般逍遙瀟灑,反倒更接近老子的致虛守靜。他安於簡樸、甘於孤獨,但如果你想和他聊個天、請他到旁邊樓上的「明星」喝個咖啡,他也不會拒絕,而他總是聽得多、說得少,偶而動筆寫些字,也是慢條斯理,就像《道德經》第五六章所說的:「塞其兌,閉其門,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沉默寡言、清心寡欲、收斂銳氣、排除雜念,但又能與眾人同光,隨世俗浮沉。老子似乎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當年坐在武昌街騎樓下的周夢蝶給我的正也是這樣的感覺。

  後來,與周夢蝶見過幾次面,在近距離接觸後,更感覺他就是《道德經》後續所說的「不可得而親,不可得而疏,不可得而利,不可得而害,不可得而貴,不可得而賤」。雖然他就站在你身邊,和你「和光同塵」,也許還對你微笑,但你心中明白,任何力量都動搖不了他,因為他已經超越了親疏、利害、貴賤這些世俗分野。

  周夢蝶自認為「愚人」,他說:「我在武昌街擺書攤,是民國四十八年四月一日起,六十九年四月一日止,以愚人始,愚人終,始終皆愚。」巧的是老子也認為自己「我愚人之心也哉!沌沌兮。俗人昭昭,我獨昏昏。俗人察察,我獨悶悶。眾人皆有以,而我獨頑且鄙。」也許每個時代都需要有一個老子的化身,詩人已乘黃鶴去,在他身上,我看到的不是莊子,而是老子。(節錄自《與老子笑弈人生這盤棋》)

我的新書《與老子笑弈人生這盤棋》已經上市
新書介紹、目錄與序言歡迎上博客來網站了解
現在訂購79折優待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91633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