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經第四章】 

 

  道沖,而用之或不盈。淵兮,似萬物之宗;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

 

  「道」空虛無形,作用卻無窮無盡。淵遠深奧啊,像是萬物的宗主。幽隱沉靜啊,似有若無的存在著。我不知道它是從哪裡產生的,似乎在有天帝之前就有了它。

 

【弈後語】

 

  當代最傑出的理學家霍金在香港演講(二○○六年)時,有人問他上帝是否存在的問題,霍金用下面這個故事來回答:法國科學家拉普拉斯曾向拿破崙解釋科學定律如何影響宇宙的演進,拿破崙聽了後,問:「上帝在這過程中扮演什麼角色?」拉普拉斯回答:「我並不需要這個假設。」

 

  兩千多年前的老子就已經不需要這個假設了,他認為宇宙萬物和它們背後的運作法則,都來自「道」。《道德經》裡共出現七十三個「道」字,除了表示「說」(如「道可道」的第二個「道」字)外,至少有下面四層含義:一、無形的、超乎人類感官經驗的絕對而永恆的存在;二、創生宇宙與萬物的原動力;三、宇宙萬物運作的律則(天道);四、為人處世的理想準則(人道)。雖然它有時只有一種含義,但通常都有兩或三個以上的含義,因為老子認為這四個層面由上而下是彼此關聯的。

 

  本局所說的「道」字就有多層含義:「道沖」再次強調「道」是空虛無形(沖)的,但正因為空虛無形,所以有著無窮盡的作用(用之或不盈)。一般人多認為,只有具體有形的東西才能發揮作用;其實,凡是有形的,作用必然也是有限的,因為形體會限制它的作用。「道」的空虛無形反而潛藏了各種可能性,而其中最重要的一個作用就是它創生了宇宙與萬物(萬物之宗)。

 

  我們在前面已提過,老子對宇宙萬物起源的看法跟當代物理學有類似之處。「淵兮」與「湛兮,似或存」,就是在形容宇宙創生前後的狀態。雖然他不知道創生宇宙的原動力及運行的律則從何而來,但他認為這兩個「道」,在大家所說的「天帝」出現之前就已經獨立存在。由此也可知,他排除了宇宙萬物是由一個造物主創造出來的說法,在兩千多年前,這是很特出的觀點。

 

  在這一局,老子並未將他認為的這個「天道」鋪衍成「人道」。但它讓我想起禪宗所說的「空無之處存妙有」,還有蘇東坡的一首〈詠素紈〉詩:「素紈不畫意高哉,倘著丹青墮二來;無一物中無盡藏,有花有月有樓臺。」意思是說白絹(素紈)在未經畫染前的意境最高,但一經丹青著色定形,就淪為二品了。他由此而領悟「空無」的無限潛能――可以成為花、月、樓台等各種東西。老子、禪宗和蘇東坡在這方面可以說是英雄所見略同。

 

  將物質宇宙的「真空妙有」概念落實到生活層面,即為:我們在觀人看事時,如果能先淨空心中所有的執念與雜念,讓心靈在空虛無形的狀態下,笑納一切,讓它們成為自己的花、月與樓台,那就能為自己創生一個豐富華好的心靈宇宙。於是「天道」與「人道」相互呼應,而這豈非就是「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這樣的聯想當然不錯,很多人也喜歡做這種聯想,

因為它能讓人的感受變得更加美好與深邃。但我們要知道,禪宗(佛家)與蘇東坡對空無的認知並非來自他們對宇宙的觀察,我們不必什麼都去扯「天人合一」。沒有「天人合一」,生命照樣美好與深邃,說不定還更加真實。

 

(節錄自《與老子笑弈人生這盤棋》

 

我的新書《與老子笑弈人生這盤棋》已經上市

新書介紹、目錄與序言歡迎上博客來網站了解

現在訂購79折優待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91633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