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命定論認為一個人的生辰跟他未來的命運──包括他的稟賦、氣質、職業、愛情、成敗、窮達、健康等息息相關,姑不論理由是什麼,要能夠成立、最少讓人相信,就必須先提出足以服人的證據。 

 

  在科學上,「普遍性」與「反覆驗證性」是一個理論或觀點能成立(為真)的最基本條件。這兩個要件都必須建立在大量觀察上,而且觀察的對象不能有選擇性,譬如要證明「八字與企業成功」確實有關,那就必須對台灣前「一百大」或「五百大」企業的所有企業主一一加以檢驗,看看符合其理論的比例究竟有多少;不能「選擇性」地挑其中幾個來說項。而且,如果它是「真理」,那麼真金不怕火煉,不管是對台灣、大陸、美國、甚至非洲的企業家,它都能「反覆驗證」。

 

  在西方,為了求證占星術(認為一個人出生時星辰的運作力足以影響爾後一生的說法)之真偽,學術界曾做過很多調查研究,茲舉數例如下:

 

  一、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的巴斯等人曾調查一九六二至一九七○年之間加入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們的星座,結果發現,屬於代表愛與美的「金星相」,與屬於代表戰爭、勇猛的「火星相」的人一樣多。

 

  二、密西根州立大學的席弗曼等人根據占星師所提供的預測婚姻和諧與否的方法,去檢驗在一九六七到一九六八年間,在密西根登記結婚的二九七八對夫妻及登記離婚的四七八對怨偶,結果發現星相的預測跟實際婚姻的和諧與否沒有關係。

 

  三、一九七五年,美國「針對異常現象科學考察委員會」統計分析了一六六三四名科學家和六四七五名政治家的出生日期,發現一個人出生時的日宮與他將來成為政治家或科學家沒有關係。

 

  四、一些星相學家會辯說,星相是非常複雜的,我們不能單靠一種星相(行星相或太陽相)來斷定一個人的命運、成就或婚姻,它需要對一個人所涉及的各種星相做通盤的考慮。一九八二年,法國統計學家高奎寧發表他花了二十餘年時間才完成的,收集歐洲五個國家自十八世紀末至二十世紀初年、十種不同行業中一五、五六○名傑出人士的出生年月日,及與他們生辰相關的黃道相、月亮相、行星相等五種不同的星相,進行統計分析,結果發現這些人職業上的成就與星相的關係跟「盲目」組合一樣,也就是「沒有關係」。高氏較早期的研究曾指出,運動健將與「火星相」有所關聯(被星相學家大量引用),但這次他特別聲明,那是他在天文學知識上犯錯而歪打正著的結果。

 

  如果是一個科學理論,在經過這麼多調查研究指出它是一種「無稽之談」後,早就自動引退或被掃地出門,不再有人相信。譬如十八世紀時,維也納有一位醫師高爾(F.J.Gall)曾提出一種與古典體相術類似的顱相學(phrenology),他認為一個人的顱骨結構跟其氣質、智能、才華、宗教信念與犯罪傾向等直接相關,當時曾風行一時,雖然它與某些命理大師光靠「摸骨」就知道某人「將來會當官」,而某人「日後會成為大財主」相較,仍顯得相當「保守」,但因經不起大量的實際驗證,而早已被科學界所淘汰。

 

  科學之所以能不斷進展,有一個原因就是它勇於承認自己的錯誤,放棄錯誤的理論,提出更經得起考驗的新理論,並樂於接受各種嚴苛的檢驗。但再多指證其錯誤的科學調查,似乎都無損於某些人對占星術(或其他古典命定論)的熱愛與信念,這表示,跟他們談科學好比「雞同鴨講」,他們需要的既非科學、亦非真相或事實,而是別的東西。(收錄於《誰伸出看不見的手?中國人的命理玄機》一書)

 

《誰伸出看不見的手:中國人的命理玄機》更多資訊

看博客來網路書店介紹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