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休士頓NASA宇航中心的展覽館,在介紹人類宇航史的展室裡,陳列著中國沖天炮的示意圖。就像曾任中國科學技術史學會常務理事的郭正誼所說:「現代洲際導彈的控制程式,在基本原理上與二踢腳是一樣的。」

 

  什麼是「二踢腳」?就是千百年來中國老百姓在玩的雙響沖天炮。中國人的確很有創造力,但在發現「引爆炸藥,載體會因反作用力而升空」這個科學現象後,卻用它來做年節時「製造歡樂氣氛」的沖天炮,到宋朝時更發展成皇家的「元宵節煙火盛會」。

 

  這當然也是在「發揮創意」、「物盡其用」,但若和後來西方人利用它來發明火箭、導彈、航天器做比較,中國人對發揮創意的「旨趣」和西方人似乎有很大的不同,結果和效益當然也就出現很大的落差。為什麼會這樣呢?再多看一些事例,也許就能更明白:

  

  眾所皆知,狗在聞或看到食物時就會流口水。俄國生理學家巴夫洛夫在聖彼德堡大學做過一個有名的實驗:在每次食物出現前,都讓狗先聽到鈴聲,結果,狗在聽到鈴聲時,因預期有食物將出現,就會先流口水;即使後來沒有食物出現,它一聽到鈴聲還是照樣流口水。這就是有名的「制約作用」,巴夫洛夫因為相關的一系列研究,而獲得一九○四年的諾貝爾醫學獎,俄國及西方的科學家並將它發揚光大,而成為影響人類社會深遠的行為主義學派。

 

  其實,比巴夫洛夫更早發現或知道「制約作用」的中國人大有人在,但用到哪去或做了什麼發揮呢?唐朝張鷟的《朝野僉載》裡有一個故事:東海郡有一位郭純,在母親去世後,經常去掃墓,他邊哭邊將祭祀的食物放在墳前,然後跪下來祭拜,飛鳥看到食物,紛紛下來爭食。日久成習,飛鳥一聽到郭純的哭聲,就先行飛集墓前。當郭純發現這個現象後,他接下來做的是:

 

  只到母親墳前哭拜而不再準備食物,眾鳥一聽到他的哭聲,以為有東西可吃,還是照樣飛集墓前。鄉民看了都嘖嘖稱奇,後來驚動官府,派人查驗,發現果然不假,大家認為「眾鳥聞哭聲而飛集」乃郭純「孝感動天」所致,於是上奏朝廷,大加表揚,讓他享受當「孝子」的種種好處。

  

  明朝王兆雲的《白醉瑣言》裡還有個更離奇的故事:河南一富翁養了數百頭牛,有些是最近才從牛市購得。某天一位和尚上門,說去世的母親托夢給他,言因前世罪業而被罰轉世為牛,就在富翁家中,和尚願意出錢贖回母親,以盡孝思。富翁認為口說無憑,要他提出證據。和尚說母親在夢中告訴他:如果有一頭牛跟著他,而且舔他的身體者,「即是」。富翁半信半疑,於是帶和尚到牛欄,和尚上前呼喚,果然有一頭牛走出來,尾隨他前行;和尚拉起衣服,那頭牛還不住用舌頭舔他的身體,一副「舐犢情深」的模樣。富翁見狀,驚訝感嘆,就將牛送給和尚,讓他帶回去好好盡孝,也不用贖金了。

  

  說故事的人最後揭開謎底:其實,和尚用的也是跟上述「孝子」同樣的方法:他先讓牛對吃鹽上癮,然後不給鹽吃,而將鹽塗在自己身上,牛一看到他,就會尾隨他,飢渴地伸出舌頭來舔他的身體。後來,即使身上不塗鹽,只要拉起衣服,牛還是會走過來不住地舔。和尚就是利用這種方法,將牛賣出又免費牽回,已經得逞了好幾次。

  

  由此可知,唐朝的郭純和明朝的這個和尚比巴夫洛夫更早發現「古典制約」,我們不得不佩服這些民間百姓的觀察、思考與創造能力,但人家是用它來獲得諾貝爾獎,而你卻用它來搞「孝感動天」和「輪迴轉世」的神話,這方向和用途未免差太多了吧?但我們能怪這些民間百姓嗎?

 

  須知巴夫洛夫背後有強而有力的學術機構、科學同儕、政府政策在支撐,而使他能做深入的研究和大格局的創意發揮。人單勢孤、眼界有限的中國市井小民,縱有鮮活的創造力,除了用來為自己謀些小利、逐些小名外,又能做什麼呢?又有何方神聖會虛心、誠心、耐心地支撐、扶植他們呢?這也許是在討論如何讓國人發揮更大創意時,最該注意的問題吧!(原載《魅麗雜誌》)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