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亦有鐵監牢。

 

  有個和尚問:「大藏經裡有什麼特殊之處嗎?」

  宗巖禪師回答:「我說了,只怕你不相信。」

  和尚說:「請師父告訴我吧!」

  宗巖說:「大藏經裡黑的是墨汁,黃的是紙張。」

  和尚說:「多謝師父解答。」

 

  一部《大藏經》,無異於佛教徒的聖經,宗巖禪師為什麼說它是「黃紙黑字」呢?難道他沒讀過?或者忘得一乾二淨了嗎?  當然不是。他的意思其實是在勸徒弟「不可執著於經文」。

 

  書當然要讀,因為書可以提供我們各種知識和人生的指引,但它們也是我們識心或妄心的主要來源,如果死記書上的話,平日拿出來談論、炫耀,或凡事必以之為最高指導原則,這就反而成為一種虛妄、一種束縛。

 

  讀書好像吃東西,你能消化吸收的,自然已經消化吸收了;讀過了就不必刻意放在心上,盡信書不如無書,重要的是要能活用它們。所謂「迷則法華轉,悟則轉法華」,我們不能被書牽著鼻子走,而要把書當成自己人生的注腳。

  所以,不管什麼書,在讀過、消化吸收之後,都應該將它們變成「黃紙黑字」。

 

  藥山禪師在看佛經。

  有個和尚問:「師父你平常不准我們看佛經,現在為什麼自己在看呢?」

  藥山:「我只是想用它來遮遮眼睛。」

  和尚:「那我學老師您也來遮個眼,可以嗎?」

  藥山:「如果是你,必須先去把牛皮看透!」

 

  但如果讀過的書沒幾本,就不屑再讀書,而想以「破萬卷」的姿態來君臨各種沒讀過的書,那不管是「遮眼」或「養眼」,到頭來只會遮蔽自己的視野,變成井底之蛙,這也是另一個必須跳脫的迷障。

(本文收錄於《活用禪──豁然開朗的人生整理術》一書)

《活用禪:豁然開朗的人生整理術》更多資訊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