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八字推命,古人很早就提出一個疑問:同年同月同日同時出生的人不知凡幾,他們的八字都相同,照理說他們的命也應該相同,但事實顯然並非如此,為了自圓其說,歷代的命理學家提出幾種讓它變得更周延的「補充」說明:

 

  第一個是加入「出生地」這個變項。在清朝王椷的《秋燈叢話》裡有個故事:兩廣總督某公和他的副將某甲生辰相同,他詢問某命理大師「為何如此?」命理大師反覆推敲,找不出原因,海珠寺的一個和尚提醒他,該時辰出生者都有貴命,但若能有「貫索星對照命宮」,就會更加顯達,他推論總督大人也許是在「監獄」裡出生。翌日詢問總督大人,總督才坦承他的確是母親在獄中服刑時出生的。如此這般,生辰加上出生地,就使八字推命更完備、也更經得起考驗。

 

  第二個是引進「總量管制」的觀念。我們在前面已提到,紀曉嵐說他的第六個姪子和一位僕人的兒子,出生時只隔著一道牆,兩個房間的窗戶相對,嬰兒同時落地啼哭,是真正的「同年同月同日同時同分同地」生,但他的姪兒過的是錦衣玉食的生活,在十六歲時早夭;而僕人的兒子過的是粗茶淡飯的生活,到中年還活得好端端的。「為什麼呢?」紀曉嵐認為這很可能是「兩人命中的天祿有一個定數」,他的姪兒因生長於富貴之家,很快就將祿數消耗盡了,而僕人的兒子生長於貧賤之家,祿數到了中年還未用盡。這種「總量管制」容許八字相同的人在生命的旅途中有不同的「盈虛消長」變化,當然也就適用於更多人。

 

  第三個是考慮「秉性」的不同表現。在薛福成的《庸盦筆記》裡有則記載:清朝中興名將左宗棠有一位表弟吳偉才,和他同樣是嘉慶十七年十月初七日寅時出生,兩人的八字相同,小時候也都有神童之譽。長大後,左宗棠在道光壬辰年參加鄉試,中了舉人,但吳偉才卻改行,以殺豬為業。左宗棠在當閩浙總督時,吳偉才曾經到福建去找他。左宗棠一生功業彪炳,殺賊數目以千萬計,而吳偉才命中所帶的煞刀,卻只用於殺豬。言下之意是兩人的八字都帶有「煞刀」,但一個用來殺敵,一個用來殺豬,使用的地方和對象不同,人生雖然因此而雲泥殊途,卻依然有著「結構上的類似性」。所以,八字推命還是準確的。

 

  第四個是引進更多的「五行生剋」觀念。清朝阮葵生在《茶餘客話》裡說了個故事:康熙年間,冑司史夔攜眷入京時,夫人在靠岸的船上生下兒子史貽直,有位上岸的家人回報說附近一位鐵匠也在同個時間生了個兒子,史夔覺得有緣,特地上岸探望,還為鐵匠兒子取了個「鐵崖」的字。一位命理大師據史貽直的八字推算,說他將來乃大貴之人。二十多年後,史貽直已經當了官,史夔從京師返鄉,途經舊地,他想要驗證命理之說,於是特別上岸,走訪那位鐵匠的家,結果發現鐵匠的兒子正手拿斧頭在辛動地打鐵。史夔回到船上後,整夜苦思,到天快亮時才恍然大悟,對人說:「那個時日出生的人,四柱裡面惟火太盛,缺少水去克制。我兒子幸好生於舟中,得到水氣彌補了缺憾;而鐵匠的兒子卻生於鎔冶之地,以火濟火,難怪全無調劑的功效!」

 

  在這四種「補充」說明裡,最有見地的是第三個,文中所指的「命中帶有煞刀」,跟現在所說的生來較具攻擊性「氣質」或「秉性」類似,它會因後天環境與個人際遇而有不同的表現;但先天「氣質」主要來自父母遺傳,跟生辰八字沒有關係,這種說法跟「科技紫微」一樣,還是擺脫不掉八字的枷鎖。

 

  而最讓人氣結的是第四種說法,史貽直和鐵匠的兒子為什麼會有不同的人生?用腳想也知道最可能的原因是他們的家庭背景和出身階級不同,而像史夔這樣的知識份子在「整夜苦思」後,想到的竟然是「五行生剋」,而且還好像發現了什麼「宇宙奧秘」一般!對此,我們只能說,八字推命和五行生剋就像「文化黑洞」,在將我們帶離問題真正的核心時,也吸納、吞噬了無數清明的心智。(收錄於《誰伸出看不見的手?中國人的命理玄機》一書)

 

《誰伸出看不見的手:中國人的命理玄機》更多資訊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