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對自己、人生、所置身的社會與世界、還有生命的追尋都各有看法。看法雖然因人而異,但不外下面兩大類:一是用悲觀的心態,從負面的角度去看;一是用樂觀的心態,從正面的角度去看。不同的觀照角度和心態,會讓人對自己和人生產生不同的預期、行動與結果。

 

  《論語》裡有這麼一段: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子罕)我們要如何理解呢?傳統的看法認為孔子是在感嘆歲月如河水般不斷流逝,失去的再也無法挽回。如果你這樣理解,那你可能會心生惆悵,甚至悲從中來;但這其實只是悲觀心態、負面角度的看法。如果你改用樂觀的心態、正面的角度去看,那你可能就會認為孔子是驚覺於光陰像流水般不斷前行,我們應該效法流水自強不息,即時把握當下,結果你就會受到鼓舞,想更加善用你的人生。

 

  問題是在川上看著流水的孔子,他真正的看法是什麼?我以為他會用樂觀的心態、從正面的角度去看,因為他自己說過「知者樂水」(雍也)。一個明智的人會喜歡水、喜歡看水、甚至效法水,因為水是活潑的、能通達各處、隨遇而安、不斷奔流、自強不息的。孔子是一個明智的人,所以他在川上時,「理應」會有我在上面所說的正向與樂觀的看法。

 

  當然,人生與世事相當複雜,我們對它們的看法也不是黑白分明的,世界上少有絕對樂觀或絕對負向的人,所謂樂觀與悲觀、正向與負向只是比例的問題,如果你對多數問題的看法都是樂觀多於悲觀,正向大於負向時,那就可以說是一個樂觀、正向的人;反之,則是一個悲觀、負向的人。樂觀與正向並非全都是好的,悲觀與負向也非一無是處,就像有人說:「樂觀者發明了飛機,悲觀者發明了降落傘。」它們對人類與生活都各有貢獻,但若沒有飛機,又何需降落傘?所以整體說來,正向與樂觀還是應該優先於負向與悲觀。

 

  其實,不只對流水、對其他事物,乃至於對整個人生、生命意義的追尋等,一個明智的人都應該從正面的角度、用樂觀的心態去觀照。因為當你這樣看時,人生就會染上光明與瑰麗的色彩,你相信自己和世界可以變得更美好,命運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你將因此而充滿希望與活力、積極進取,努力朝自己的目標邁進。但如果你從負面的角度、用悲觀的心態去觀照,那麼人生就會變為暗灰色的,因為你相信自己和世界只會越來越糟,一切的努力都屬徒勞,而只能在消極絕望中唉聲嘆氣,看不到自己的未來和出路在哪裡。

 

  晚近的一些科學研究更指出,正向、樂觀的心態可以讓人活得更長壽、更健康、更快樂,而且有更好的學習成果。就像海倫‧凱勒所說:「沒有一個悲觀者曾發現星星的祕密,或航行到未知的地方,或是為人類的心靈開啟一個新的天堂。」你要為自己開創一個更美好的人生,你就必須先有正向、樂觀的心態。但顯然不是每個人都有同樣的心態,為什麼有些人樂觀有些人卻悲觀呢?很多人認為這是先天的氣質使然,其實它們主要來自後天的學習與個人的抉擇。

 

  當孔子帶著弟子周遊列國來到楚國,葉公向子路問孔子是怎樣的人時,子路沒有回答,孔子知道了,對子路說:「女奚不曰:其為人也,發憤忘食,樂以忘憂,不知老之將至云爾。」(述而)這表示孔子希望讓學生和世人知道,他是一個樂觀進取的人。你無法決定發生在你身上的事,但要怎麼看它們卻完全來自你的選擇。孔子出身寒微,又遭逢亂世,客觀條件很差,但他選擇「不怨天,不尤人」(憲問),早年努力向學,後來更誨人不倦,希望透過教育與從政來改變自己和社會。他的「發奮」、「不倦」、「樂以忘憂」,都不是天生的,而是因後天的自我抉擇所形成的樂觀進取的行為模式。

 

  孔子對人生不僅懷抱正向、樂觀心態,而且還稱道這種心態。所謂「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述而)心胸開闊、光明磊落的君子,通常也是樂觀進取的;而心中忐忑、常懷憂戚的小人,則多半是消極悲觀的。反過來說,如果你對生命的看法是正向、樂觀的,那麼你就比較有可能成為心胸開闊、光明磊落的君子;但如果你是負向、悲觀的,那就得小心不要淪為心中忐忑、常懷憂戚的小人。

 

  從正面角度去看人生的樂觀者,常被譏為想法過於天真。持平而論,人生並非樂觀者所認為的那樣正面與樂觀,但也絕非悲觀者所想像的那樣負面與悲觀。這不只事實的問題,更是選擇的問題,在踏上人生征途時,選擇正向、樂觀的心態,其實就是選擇要做一個天真而又務實的人。(本文收錄於《論語雙拼》一書)

 

《論語雙拼》更多資訊

 

博客來網路書店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文字城堡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