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學裡有一個專有名詞,叫做「自我兌現的預言」(self-fulfillment prophecy),意思是說當有人(特別是權威人士)預言將如何如何後,人們就會受其影響,而在最後兌現了那個預言。古典命定論裡的很多「靈驗」現象,其實都屬於這種「自我兌現的預言」。

 

  中國過去有不少預言國家興衰、朝代更迭、帝王受命徵驗的書籍,《推背圖》與《燒餅歌》即是其中佼佼者。這類預言在春秋戰國時代即開始流行,而於兩漢達到巔峰,名目很多,後來被統稱為「圖讖」。秦始皇統一六國後,即出現「亡秦者胡也」的讖語,秦始皇因此大修長城,嚴防匈奴(時人稱之為胡);結果,秦朝雖然沒有亡於匈奴,卻亡在秦二世胡亥手裡(也是「胡」,只是此胡非彼胡)。它雖然難稱「自我兌現」,從這裡也可知道,圖讖的預言通常是簡略的隱語,可以有很多解釋,當然也因此增加了它的「靈驗」度。

 

  王莽篡漢後,托古改制,搞得民不聊生,民間即出現各種預言誰能一統天下的讖語。《資治通鑑》有如下記載:當時還無籍籍之名的劉秀,有一次跟姊夫鄧晨一塊兒去拜訪穰縣的蔡少公,蔡少公對圖讖頗有研究,他透露「劉秀當為天子!」這樣的一個讖語,在座有人聽了接著說:「這說的是國師劉秀吧?」(王莽的國師,原名劉歆,後改名為劉秀。很多人認為這句讖語是劉歆自己放出風聲,好營造聲勢的)。在一旁的劉秀開玩笑說:「你怎麼知道不是我呢?」其他人聽了都哄堂大笑,只有鄧晨暗喜。

 

  後來劉秀果然成了東漢光武帝,讖語再度獲得應驗(當然也是此劉秀非彼劉秀)。為什麼能應驗呢?這很可能就是前面所說的「自我兌現的預言」。眾所周知,劉秀在青年時代並無大志,他的人生目標是「仕宦當作執金吾,娶妻當得陰麗華。」但那句預言誰是未來皇帝的讖語卻對他產生強有力的暗示作用,也大大提高了他的自我期許,他開始朝這方面去夢想、去規劃、去努力,結果就「自我兌現」了那個預言。

 

  一九六○年代,哈佛大學的兩位心理學家R.Rosenthal及廣L.Jacobson曾做過一個有趣的實驗:他們到某小學的課堂上進行智力評估,然後從每五名學生中挑選出一名學生,說這些被選出來的學生在這一學年內,課業成績會有顯著的進步。結果一年後,這些學生的學業成績果然都有了長足的進步。但這兩位心理學家的評估方法,既不是根據智力測驗,也不是根據性向測驗,而是「胡亂挑選」(但老師和學生都不知道他們的詭計)。雖然這種評估是「虛幻」的,但卻改變了老師對這些學生的「期許」,而學生也改變了他們的「自我評價」,結果,他們的成績就「真的」進步了。其他心理學家在工廠和商場的實驗也證實了同樣的結果:上司對部屬的期待,會影響部屬的工作表現。

 

  中國過去的術士顯然很早就知道「預言」有這種「自我兌現」的機制,所以經常假借「上天意旨」編造各種圖讖,或竄改過去的預言書,向他中意的政治野心家兜售;而政治野心家也樂於採納(甚至還自行編造),以增加自己的信心,並營造社會聲勢。他們心知肚明,只要把一個「預言」說得煞有介事,說得神秘兮兮,那麼在大家推波助瀾下,它很可能就會「自我兌現」。如今在台灣,每遇總統大選,就有人出面根據《推背圖》或《燒餅歌》作出種種預言,用意大抵也是如此。

 

  這種「自我兌現的預言」當然不限於大人物,市井小民同樣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這也是為什麼當命理學家說某人「命帶桃花」或有「雙妻命」後,他「外遇」的可能就會大大增加的原因,因為這也許正是他內心深處所期待的,所以就正中下懷地去兌現那個預言。不是命理學家的預言很「準」,而是心理學的說法很「對」。

 

《誰伸出看不見的手:中國人的命理玄機》更多資訊

看博客來網路書店介紹

看金石堂網路書店介紹

看誠品網路書店介紹

看讀冊網路書店介紹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