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報載,荷蘭萊登大學的神經學權威費拉利教授,最近在「頭痛醫學世界研討會」上提出專題報告,指出畢卡索獨樹一格的變形臉畫風──畫中人物的五官扭曲變形、一隻眼睛比另一隻眼睛高、耳朵與嘴巴的方位不對稱等等,可能是「一種罕見偏頭痛造成的視覺扭曲症狀」的表現。

 

picasso1.jpg  picasso2.jpg picasso3.jpg

畢卡索的變臉畫被認為導因於偏頭痛

 

  證據呢?費拉利教授說,某些偏頭痛患者在發作時,會出現所見人物臉孔「垂直變形」的症狀;他將病人所畫的變形臉作品和畢卡索較不為人所知的變形臉畫作,製成幻燈片,放給藝術史家和神經學家觀看,結果連他們也分辨不出哪張畫是畢卡索或偏頭痛患者畫的。費拉利因此「推斷」,畢卡索也是個偏頭痛患者,「他畫的正是他所見的世界」。

 

  說某某偉大畫家獨特的風格是來自「他的病」,當然並非始自費拉利。很早以前就有人說,印象派大師莫內所畫的景物之所以朦朧、模糊,可能是因為他罹患近視和白內障,因為那種朦朧、模糊正是白內障病人視物的特徵。

 

莫內.jpg  

莫內的朦朧、模糊畫被認為是近視與白內障所致

 

  幾年前,澳洲的一位神經外科教授丹恩,更在《臨床神經科學》期刊上發表論文,指出除了莫內外,其他印象主義畫派的大師雷諾爾、特嘉,還有塞尚、畢沙羅等也都是近視眼。丹恩說,一場被視為「突破傳統」,開創繪畫新局的印象主義,很可能就是這些近視眼「因緣際會」地同時現身於巴黎,以類似的方式「觀看世界」造成的。

 

  而「毛病」最多、最讓醫學界「關切」的大概非梵谷莫屬。有的醫師說他〈星月夜〉、〈有絲杉和星星的道路〉等畫中星星、月亮周圍出現層層光暈,乃是慢性青光眼患者視物常有的現象,暗示他得了青光眼;有的說他得了洋地黃中毒症(當時的醫師用洋地黃來治療癲癇和躁鬱症),大量服用洋地黃在視覺上會出現強烈的黃色調和波動的光暈,而這正是梵谷晚期畫作〈麥田群鴉〉等的特徵。

 

 星月夜.jpg

梵谷的〈星月夜〉有青光眼的嫌疑

麥田群鴉.jpg  

梵谷的〈麥田群鴉〉來自洋地黃中毒症?

 

  有的還說他得的其實是「蓋西溫德症候群」,此病的特徵是過度書寫症(梵谷在阿羅的十五個月內,共畫了約兩百幅油畫、一百多幅素描及水彩,還寫了兩百封信)、宗教執念和性趣改變(對高更的奇異感情);有的又說……。

 

  說這些話的都是自稱對藝術「深感興趣」的醫學界人士。原來偉大的畫家也都是可憐的「病人」,這當然不無可能(反正已經死無對證),但我想更可能的答案是:獨特的風格之所以被認為是在呈現「畫家暗疾扭曲的視覺」,乃是來自「醫師對藝術扭曲的視野」,他們以為這些大師就像他們醫院裡的可憐病人一般,只是「在畫他們眼睛所看到的景象」,這實在是對繪畫藝術莫大的誤解與褻瀆。

 

  單表畢卡索。任何熟悉畢卡索的人都知道,他的「變臉」畫風始自〈阿維尼詠的少女們〉,畫中的五位裸女線條粗獷、色彩奔放,臉孔扭曲變形。在西方畫壇,從沒有人用這種方式畫過人臉,它一出現,就造成很大的震撼,而被視為是開啟「立體主義」序幕的代表作。

 

picasso4.jpg  

打開立體主義之門的〈阿維尼詠的少女們〉

 

  問題是:畢卡索為什麼會這樣畫?藝術史家說的沒錯──它的靈感來自非洲的原始藝術,畢卡索在寫給作家馬勞克斯的信裡即自承:「當我去參觀人類博物館時,那些面具不只是雕刻而已……它們是具有魔力的東西……用來對抗未知的、威脅人的精靈……〈阿維尼詠的少女們〉的靈感一定是那天獲得的,不只是造形……。」

 

  任何眼睛和頭腦正常的人,看非洲原始藝術裡的面具或雕像,都會「如實看到」扭曲變形的臉孔。但畢卡索的「變臉」畫風只是在呈現「他眼睛所看到的非洲藝術」嗎?當然也不是。關於藝術,畢卡索說了兩句名言,一句是「藝術是一種謊言,但卻能讓我們瞭解真相」,另一句是「對我而言,一幅畫就是破壞的總和」;他怎麼可能呆笨到「如實呈現眼睛所看到的東西」呢?

 

  他的變臉畫風雖得自於非洲藝術,但卻也是對非洲藝術的「破壞」。他畫一個人,就是有意地「破壞」那個人的臉形,因為破而後能立,他要建立的是「心靈的真實」,而非「眼見的真實」。

 

  我相信,藝術不是「對自然的模仿」,而是「對自然的破壞」,偉大的畫家是引導我們用「另一種眼睛」(心靈之眼)觀看這個世界的人;而醫師,不過是治療偏頭痛、白內障和青光眼的人。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