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為什麼會這麼熱衷到先進文明中尋找中國元素,然後津津樂道、陶醉其中?

 

  2009年9月,林瓔設計的「美國華人博物館新館」在紐約唐人街隆重開館。第一次知道林瓔,是多年前到華府時,去參觀她設計的越戰紀念碑(牆)。

 

vietnam-veterans-wall.jpg 

 

從高空俯瞰的越戰紀念碑

 

  它的造型非常獨特:兩面成V字形相交的黑色花崗岩壁,從地下三米深處緩緩升起,直到與地面相交,牆上鐫刻著58132名越戰陣亡美軍的名字。當你沿著斜坡往下走時,猶如在閱讀一本敍述越南戰爭的書,但也能感覺到好像大地裂開來接納那些死者。

 

  這個紀念碑如今已成為建築史上的一個不朽標誌,而創作者林瓔當時未滿21歲,還是耶魯大學建築系的學生。很多人喜歡提起林瓔的中國身世,因為她是民初文化名人林長民的孫女;父親林桓是陶藝家,1948年赴美,曾擔任過俄亥俄大學藝術學院院長。林徽音和梁思成是她的姑姑與姑丈,梁林夫婦設計了天安門廣場的人民英雄紀念碑,而她設計了華盛頓特區的越戰紀念碑,這似乎顯示林瓔的藝術細胞和設計才華有家學淵源。

 

Maya_Lin.jpg 

林瓔是林徽音的姪女

 

  有人更從越戰紀念碑裡尋找到中國元素:除了大地接納死者、建築與大地和諧共存等老掉牙的說詞外,更重要的是指出刻鏤著死者名字的V字形花崗岩黑牆,代表中國的「人」字,林瓔似乎想藉此呈現中國儒家的人本主義精神。

 

  聽起來真讓人神清氣爽。類似的論調在近來也頗為風行,從藝術、科技到商品,這裡一個中國元素,那裡一個中國元素,中國元素幾乎無所不在。當然,大家也樂見中國元素能對人類文明做出重大貢獻,但這是否太過一廂情願?

 

  林瓔1959年在美國出生,母親是上海人,亦任教於俄亥俄大學。但在林瓔的成長過程中,父母幾乎從未向她提起「中國往事」,所以林瓔不會說中國話,對中國也相當陌生,在設計越戰紀念碑之前,根本不知道有林徽音和梁思成這樣的親戚。

 

  至於那V字形的兩面牆,據林瓔自己說那是來自她想「用刀將地面切開的衝動」,她站在紀念碑預定地前面,「想像自己將刀刃切入地面,並將切口翻起;一種原初的暴力和痛苦就在那時被治癒了。」所謂「人」「儒家」「中國」云云,其實是八竿子也打不著。

 

  當然,我們也可以用中國的「人」字對紀念碑做象徵性解釋,而豐富它的意涵,但這卻非林瓔創作時的原意。由此也可知,若要做象徵性解釋,那中國元素就真的會無所不在。問題是大家為什麼會這麼熱衷到先進文明中尋找中國元素,然後津津樂道、陶醉其中?

 

  林瓔說她在20歲之前,盡一切可能「要成為一個美國人」,在設計越戰紀念碑時,從來沒有想過要用亞洲裔或中國人的觀點去看去做,但事後卻被很多美國人無情地貼上這樣的標籤,她本身的中國血統成了她難以擺脫的宿命,這對她打擊很大,她也因此開始認真思考自己的定位問題。

 

  1985年,她隨母親第一次踏上中國的土地,後來又隨父親回到林家在福建的老家,而開始慢慢覺察到、或者說在自己的創作裡添加中國元素。紐約的「美國華人博物館新館」是林瓔在美國唯一跟中國相關的作品,置身其中,你可以看到明顯的中國元素。當然,你也可以找出它具有某些美國元素,但試問有幾個美國人會因此而津津樂道、陶醉其中?

創作者介紹

王溢嘉的人文天地

wildgoose195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